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社会动态

[小说]喔!靠!胡豫:亲历武汉战“疫”的感想与建议

2021-10-10 本站作者 【 字体:

5月24日,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这是胡豫委员作大会发言。 新华社记者 燕雁 摄

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5月24日上午9时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委员进行大会发言。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院长 胡豫

我是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院长。在此,与大家分享我100多天战“疫”经历中三点最深切的感想。

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取得战“疫”胜利的根本保障

新冠肺炎疫情来势凶猛,猝不及防。暴发初期,我院发热门诊量骤增近20倍,虽24小时接诊,但患者却越治越多,疑似患者确诊难,确诊患者住院难,轻症拖成重症,很多普通病患混杂其中,医疗资源被严重挤兑,医院每天充斥着抢救声,秩序忙乱,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焦虑和煎熬。

1月25日大年初一,是我永远难忘的一天。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全面部署抗疫工作。我顿时感到形势将会扭转,焦虑情绪有所缓解。当天,中央指导组开始直接指导一线防控工作并随后抵达武汉。26日,我院获准开展核酸检测,日均检测量渐达千例,破解了确诊难题;27日,我院一所分院整体改造成重症患者定点医院,可隔离收治810人,就医秩序明显改善;28日,援鄂医疗队陆续进驻我院;2月3日,我院托管的可容纳1500人的方舱医院开建,2月5日,首批684名轻症患者连夜进舱。此刻,我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至此,武汉基本形成了基层社区排查“四类人员”、方舱医院收治轻症患者、定点医院救治重症患者的分层分级防控救治体系,传染源和传播途径基本得到控制……我们不分昼夜抓落实,虽然无比忙碌,但内心踏实,因为我知道,只要坚持,就一定会取得胜利。正如2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通过视频连线慰问奋战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时,我向总书记汇报的那样,虽然任务艰巨,但充满信心。今天,我要自豪地说,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和统一指挥下,武汉保卫战、湖北保卫战我们打赢了!

二、“白衣战士”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

新冠病毒传染性极强,“白衣战士”无一退缩。我院医护人员纷纷写下请战书,主动要求进驻发热门诊、隔离病房,他们穿上厚厚的防护服,戴上护目镜,6—8小时不吃不喝,不能上厕所,汗水浸透了内衣,脸被口罩勒出了伤痕。即便达到轮休时间,一批党员医护又再次请缨:“我还行,我坚持。”

为提高治愈率,我们和35支援鄂医疗队一道,置感染风险于度外,尝试了机械插管通气、体外膜肺氧合(ECMO)、恢复期血浆输注等能想到的所有办法。4月24日,国内知名专家联手,为一名始终无法恢复自主呼吸的患者实施了双肺移植手术,将其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同事们都说,生死博弈时,无暇顾及其他,不放弃、全力挽救每一个生命是唯一能想到的……我为新时代最可爱的人感到骄傲!

三、团结就是力量

疫情初期,我院医用防护品紧平衡状态持续了近20天,最困难时仅有1天的储备量。但是,很快就不断收到企事业单位、爱心人士、海内外华人华侨捐赠的大批物资,海关、交警、邮政各部门各环节一路绿灯……大批后勤保障人员、志愿者,英雄的武汉人民,用默默的行动汇聚成抗疫的洪流。我真切感受到团结就是力量!

战“疫”经历是我一生永恒的记忆。后疫情时期,我们要落实好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改革完善重大疫情防控救治体系的部署。建议:一要健全联防联控及应急处置机制,实现公卫体系与医疗救治体系、应急防控体系间的高效协同、有序衔接。二要完善《传染病防治法》等法律法规,吸收防控和救治经验。三要建设居民健康网,联通医院、医保和疾控信息系统。四要在分级诊疗中完善医疗救治体系,充分发挥全科医生、家庭医生“健康守门人”作用。五要建设一批感染性疾病重点专科,提升临床救治和科研能力,以科技创新破解疫苗、特效药研制等难题。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这场史诗级的战“疫”必将载入史册!我们将全面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全力以赴护卫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

喔!靠!
  
  喔!靠!真是世风日下啊!长此以往,校将不校哪!
  他妈的马克思!给我闭嘴!
  大伙正聚精会神的欣赏着东方不败那葵花宝典的绝世风采,马克思傻呼呼的抱着几本书闯进来,还不知天高地厚的叫嚷起来,即刻便引起众怒,在弟兄们的厉斥声中阳萎般的低下了头。
  小疯子,往里挪挪。
  他并没有因被斥而离去,而是放下书,靠到了我的身边。其实,他到教室听课只不过另有居心,而看《笑傲江湖》,他比谁都痴迷。当初咱502房委会决定买这台彩电及VCD,最卖力的发动者就这小子。
  靠!我刚挪出一点空间,他一屁股挤进来,连一粒客气的话碎沫都没有,四只眼睛死死的盯着电视机屏幕。
  面前突然飞来如此一座庞然大物,我不得不使劲将自己的脖子往上拉,可视线还是不能顺利地绕过这块障碍物,所见的画面便也断断续续。推了推,却纹丝不动。往其肩头捣上两拳,却似打到了皮球上,一陷一弹,毫无损伤。
  靠!碰上这小子一耍赖可就真他妈的踩了狗屎!皮厚肉粗,坐下来就像练过僵尸功。况且他如今只防碍了我的视线,与他人无关痛痒,不能发动群众力量,而我又缺少愚公的耐性,搬不掉这座大山。只能自认倒霉。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走出502房门,却发现左邻右舍也忙得不亦乐呼,天王、拖拉机、帝国大战,每个阵地都不缺人手,只好孤独的往楼下走。
  去哪呢?图书馆?此刻正值中午,图书馆的叔叔阿姨们还在家里养精蓄锐。网吧?肯定早已人满为患。家炳园?切!那可是“财子家人”的黄金地带,我等单身汉岂可不知羞耻的跑去瞎掺和!教室?对!去教室!虽然没带书本,但那里此时较为清静,正好在桌子上睡上一觉。
  但没走几步,心中却又为另一件事犹豫起来。万一有什么孤男寡女废寝忘食呆在教室里勤加温习,突然山洪暴发,彼此抱在一起……而我如此冒冒失失的闯进去,岂不坏了大事?弄不好或许还会闹出人命。那我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靠!都是马克思这小子惹的祸!让我顶着烈日无家可归!我抓住周溪河畔的拦杆,踩踏上去,大声的向天空喊道:马克思!我操你姐妹!
  嘿!我这嗓子的功夫还真不错!一声狂喊,河对面女生宿舍的窗口顿时探出一颗颗好奇的脑袋,使劲向河这边张望,久久不肯缩回去。她们肯定在想,那家伙不是有毛病吧?老马都死了两个世纪了,他居然还要操他姐妹?肯定是受了什么刺激!他会不会跳河呢?这周溪河大概有好几年没人跳了吧?他要跳下去,“扑通”一声溅起灿烂的水花,定会创造出一幅精彩的历史性画面,我们在这粤大的几年时光也就不算白废了。
  呸!想看我热闹?没门!
  我举起右手,把中指狠狠的朝河对面一伸:靠!
  喂喂喂!干什么?下来!一名身穿制服的校警跑了过来。
  没什么。我从拦杆上下来,向他耸耸肩。
  他见我下来,也就没说什么,摇摇晃晃的走开了。这年头,他们可学乖了。记得大一时,这些穿制服的爷们可神气了,动不动就把学生带到保卫处,交罚款,写保证书。后来有好几次撞到了体育系的哥们,被狠狠的K了几顿,便逐渐对校园的各种现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况且这段时间是非常时期,受“非典”的影响,毕业班的同学们想到广州等地去转转找找工作却非常不方便,要开这证明那证明,最要命的是回来还得到卫生防疫站隔离十五天!十五天哪!没病也非给隔出病来不可。所以大伙只能闷在学校周围,各种情绪自然也就多了。这些校警的脑瓜子可不笨,不会为了那点薪水而不顾惜自己的生命。受压抑的年青人,谁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来?
  
  喔!靠!我没走错门吧?退出来一看,没错,门牌是写着“中文零零(7)班”。向里面一瞧,咱班的女一号“波音777”正稳坐阵中。凭这一点就可证明我没走错。“波音777”可是咱班的标志性人物,无论何时何地,她那伟大形象都会在茫茫人海中引人注目。(打个比喻,当一匹大象与数十万人民在天安门广场欢聚,你第一眼发现的肯定是那匹大象。)
  我绕到后门,在最后一排找了个位子坐下来。呵!咱“007”的宝贝差不多都到齐了。这可真是个奇迹!我记得好象是大一时曾见过如此整齐的阵容。至于大二以后,或许有,但本人没碰到过。今天到图书馆抱着几本书回来,心中忽觉有好长一段时间没与咱们的女同胞们交流感情了,虽说咱“007”的宝贝质量不高,但也免不了有些挂念,便上来看看,却没想到碰到了此等场面。
  HI!哥们,今儿个咱“007”是不是有千年一遇的流星雨出现?
  没想到旁边的弟兄一个个摇头耸肩,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说话也有气无力,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听清楚,原来那个姓王的系书记刚才带着一大帮爪牙到宿舍将大伙撵了出来,还顺手牵羊拿走了大伙的麻将、扑克等。
  看看前面,一个个交头接耳,还时而发出各种音高音强的笑声,当然,也夹杂着不少“靠”。
  
  喔!靠!望着前门突然出现的这位美女,我那反应极为灵敏的脑海立即统计出了一组数据:168;98、60、110;99.6分。
  她在门口向班里扫视一圈,似乎也为如此阵容而感到吃惊。不过她只是微怔了一下,便风情万种的走上了讲台。从她的表情看,她是惊喜。
  我的脑海此时早已向每一个脑细胞发出了命令:动员全部力量,查明眼前这位美女的来历!然而,所有反溃信息均显示:目前尚未有此人任何记录。
  环视四周,李寻欢桃谷仙他们却视若无睹,有的在与周公打架,有的在埋头写些啥,有的则傻呼呼正在发呆。看来这位美女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不是新鲜事物了。好呀!你们这些家伙太不够意思了!咱“007”来了如此一位美女教师却不通知我。
  只见这美女打开点名册,一个一个名字地叫着。然后拿出讲义,就开始讲起课来。一句开场白也没有。我随手翻开一本池莉的《有了快感你就喊》,装出认真听课的样子,两束目光无情地在她身上来回轮奸。至于她讲了些啥,我心里一片空白,只是偶尔听到什么“命题、交融、包含”之类的词语。这使我不由的纳闷:这美女不讲文学,不讲语言,究竟在讲哪一科的内容?黑板上也不写一个字,假如每个教师都像她这样,粉笔厂岂不早就破产了?
  下课铃声打断了我的沉思。
  趁这中场休息的时间,我从同学们嘴中获取了不少有关这位美女的资料。她姓白,叫白梅花。(喔!靠!白梅花?一听到如此俗不可耐的名字,心中立刻为其扣掉10分,变成88.6分。)她刚从北方南下,这学期到咱中文系给咱“007”开课,科目叫《逻辑学》。她有个特点:几乎每次上课都详细点名。(喔!靠!我岂不是有一大堆黑名单在她手上?小小年纪,竟如此古板不开窍!再扣掉20分!)
  待她再次走上讲台,在我心中已经身价大跌。而她却仍兴致勃勃的讲她的“形式逻辑”,所不同的是上节课讲的全是废话,而这节课则时不时举些案例向我们发问。我虽然心中已经对其失去兴趣,从接近100分贬到临近及格边缘,但我还是很积极的投入到对其问题的思索之中,一来我对类似侦探的问题本身就极感兴趣,二来我有黑名单在她手上,我想将功赎罪,以保证她不在考试中“黑”我。只可惜我们“007”从没有举手抢答的纪录,并且一般不站起来,而是在七嘴八舌中说出自己的答案,很难“出人头地”。也不知这是谁定的规矩,好象电视上的大学生可不像我们,他们也与小学生一样把手举得老高。
  一连四道题,我的答案都中奖,但人多声杂,她根本就没留意到我的存在。这让我觉得很恼火。待到第五道“宝剑问题”时,我特地把声音提高八度:“在银盒子里!”
  嘿!这下可见效了!不但她的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咱“007”的众宝贝也大半给我回眸一笑。
  她请我站起来说说答案的理由。我说,很简单,直觉告诉我宝剑在银盒子里。她说不能靠直觉,要我按照刚刚学过的分析推理步骤,将案例分析分析。喔!靠!这下可把我问住了。鬼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步骤!我说,我还是相信直觉,我的直觉从没出现过失误,一个天才侦探的成功靠的就是这直觉。我的回答引出了不少笑声,而我的背心也偷偷的沁出一把汗。
  哦!My god!谢天谢地!值此关头,动听的下课铃声及时地响了起来。
  
  喔!靠!中国提前实现大康生活了!“清平乐”人头攒动,“竹篷顶”也找不到空台位,“日日新”的老板也向我们摊开无奈中暗藏高兴的手:位满了。这校内的饮食店与校外的饮食店真是“一个新社会,一个旧社会”啊!
  咱502的哥们找了大半天,终于在那间“快乐”找到了空台位。要了八瓶啤酒,点了几个菜,关于“502宿舍命名的问题”的会议便拉开了序幕。
  咱502八条汉子,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老大,袁国凯,外号“总统”,在高中阶段经过八年抗战,终于光荣地考进这所不为人知的“粤东大学”(在此,我不得不向我们的“总统”敬个礼,因为我实在佩服他的不屈不挠);老二,姚天,一身笔直的衬衫西裤,上衣口袋永远别着一支派克钢笔,一天到晚捧着钱理群王富仁等人的大著作,张口闭口都会迸出一串串大师的碎沫儿,就连上厕所也要带上一本《美文》,被大伙唤为“岸然兄”;老三,马治国,502最积极上进的一位,自迈入校门的那一天起,全身心的投入到“入党申请书”的创作之中,无奈系里的党组织慧眼欠佳,至今没有将这颗乱草之中的灵芝挖到组织中去,为了安慰他,大伙将共产党之父“马克思”的名字送给了他;老四,李欢,自号“李寻欢”,一年四季忙于石榴裙中,据不完全统计,全校十四个系中有十三个系的三十几位妙龄少女都曾接过他的玫瑰,只有体育系没留下他的“寻情足迹”,不过遗憾的是,没有哪位少女与他比翼双飞到现在;老六,邱波,虽名字有点爱昧,却是一个确确实实的北大漏网生,区区粤大没什么能让他上心,只有夜以继日的打“拖拉机”,才不至于因失落而从五楼跳下去,因此大伙称他“黑桃A”;老七,刘志锋,因长得比较困难,嘴巴功夫却炉火纯青,大伙受《笑傲江湖》中桃谷六仙的启发,送他个外号“桃谷仙”;老八,朱广文,生得一副老板相,加上与天篷元帅“同姓”,被美其名曰“八戒”。还有一个老五便是在下,姓肖,单名一个“风”字,被大伙叫作“风子(疯子)”;另外,由于本人身上肉太少,也有人叫我“排长”。在此,我觉得有必要声明一下:以上排行是我私下按年龄大小排出来的,并没有经过502房委会讨论研究认可,更没有任何辈份等级意义,特此声明,以防引起不必要的纠纷。
  说起咱502,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宿舍。大一曾两度被学校后勤处宿管科评为“文明宿舍一等奖”,大二开始则连续三届蝉联“最差宿舍”的光荣称号,并创下“学期平均8.5分”(标准为100分)最低纪录。其实这一切成果的得来,并不能将功劳都记在咱502的哥们身上。大一时,由于“军训综合症”的痊愈需要一个过渡阶段,因此咱哥们起床起得早,被子蚊帐叠得有棱有角,桌面上的东西也列队成一标准直线;后来,我们完全战胜了“军训后遗症”,并且开始与生物钟不断发生冲突,晚上的宿舍研讨会通常到三四点,早晨就难免要睡睡懒觉,待那查房的钦差大臣来了,大伙还在被窝里,扑克、书本什么的,也不拘小节的在桌上、地板上、蚊帐顶上随意躺着,没想到那些钦差大臣便赐给我们一个“零分”。系里曾几次想借“房长会议”拿咱502开刀,但都没得逞,因为咱502从来没人参加,咱502实行的是完全民主制,根本就没有房长,八条汉子都是这个国家的最高领袖兼平民百姓。那个被誉为“皮球”的系辅导员也曾多次亲临寒舍,苦口婆心,但均告无功而返。
  咱502有如此耀眼的历史,但近来大伙却不约而同的逐渐发现了一个严重性问题:毕业的钟声即将敲响,可咱502的哥们居然还是清一色的光棍!这可是咱502的奇耻大辱!于是,大伙纷纷研究其中原因。最后,在众多存在问题中提炼出一个最重要的,那就是咱房号不吉利:5-0-2,明摆着就是“无人爱”嘛!
  找出了问题,就得努力解决。因此,经过房委会讨论决定:今晚就为咱宿舍的命名开个讨论会,会议地址就定在周溪河畔“粤大风味街”。
  啤酒一下肚,大伙便一股脑儿说出一大堆名字:苦雨斋、听云轩、清风阁……咱的多情剑客李寻欢还坚持取名“藏春阁”(据说是来自一本国际大牌杂志的名字),而我却坚持“幽灵宫”。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唇枪舌战,所点的啤酒饭菜已经全部进入大伙的腹中,但名字还是没定下来。
  三年都过来了,还在乎这百来天?经“总统大哥”的一句提醒,大伙一致认为,咱“无人爱”就何尝不是一件喜事?在这“非典时期”,咱单身汉也就省得与人亲嘴,据说这“非典”就是靠这种方式传播感染的。
  走,回宿舍拖拉机!
  
  喔!靠!这是什么破电视啊?马克思焦急的举起右手,狠狠的朝电视机的脑门上一拍。
  然而,今晚这招却不灵了。只见那台大概产于八十年代初的十四寸金星彩电啪的一声,屏幕上一片漆黑。连气都没喘一下。当时把它从旧货市场接回宿舍,我就知道它的生命等不到咱们毕业的那一天,此刻死掉也算它的生命力比较顽强了。
  靠!大伙顿时怨声四起,说马克思的臭爪子真是臭,人家天天拍都会把电视拍清晰,他一拍却把电视拍没了,难怪咱“皮球”至今还没让他入党,怕的就他这双臭爪子,万一哪一天让他一拍,把“皮球”给拍瘪了,那可是自找苦吃……
  马克思不愧是马克思,毕竟是咱502房唯一一个忙于入党的进步青年,修养就是不同,任我们骂,他依然没跳起来,而是埋头对着彩电这儿拍拍那儿拍拍。
  我说马克思,你就是拍到明天也没用了,它老人家都给你那臭爪子拍死了,还是准备料理后事吧。说完,我站起来就出了房门。
  靠!死疯子!去哪?不拖拉机了?背后传来黑桃A他们大声的喊叫。
  我没理他们,头也不回的往“红蜘蛛”走去。
  幸亏我来得及时,“红蜘蛛”也就剩下两台机了。我刚坐下来,另一台机也随即有了主人。靠!难怪众宝贝都喜欢计算机系的帅哥,最起码上网不用钱,想上就上。哪像咱们,自个上网花钱不算,还得看这网吧有没有空机。
  刚打开QQ,“灰姑娘”的头便一闪一闪的动起来。
  灰姑娘:HI!最近死哪去了?
  雪漠浪子:没去哪,只不过去阎王殿小住了几天。
  灰姑娘:阎王殿?好不好玩?
  雪漠浪子:当然好玩,阎王爷还要把他的小孙女嫁给我哩!
  灰姑娘:那你怎么又回来了?
  雪漠浪子:唉!我是给挤出来的!
  灰姑娘:?????
  雪漠浪子:小布什送来一堆又一堆的人,非典也送来不少人,弄得阎王殿一下子财政紧张,我便给挤回来了……
  灰姑娘:呵呵,呵呵
  靠!我啪的一声关了电脑,结了帐走人。我最讨厌别人在网上或手机上动不动说“呵呵、哈哈”之类的话。
  
  满天的繁星在夜空不停地眨着眼睛,从河下游飘来的缕缕清风轻轻拂过,爽!真是凉爽!
  这广东的夏天好象比哪都来得快,五月份还没到,太阳就开始叫人喘气了。咱宿舍偏偏又在顶楼,虽然里面有一台风扇,可被烈日烤了一整天的楼板此时正吐着热气,躺在床上就好似在洗桑拿,只不过有那热却没那爽。这一闷,就是拖拉机也找不够人手。大伙都在外面透气,不到零点恐怕不会回“家”。
  粤大虽然在其它方面好象默默无闻,但这校园环境却实在算得上全国一流。有山有水,有亭有榭,风清气爽,怡人兴致,鸟语花香,沁人心脾。我就是想不明白,如此一流的校园,为什么就有那么多人瞧不起她呢?连客家人自己也宁愿上珠三角的末流院校而不青睐她……
  我在周溪河畔的草地上躺下来,望着头顶的小星星。
  空旷的草地,淡淡的露珠,这种感觉真好。
  河这边是“望妻小区”,河对面是“望夫小区”,而周溪桥则是那牛郎织女相会的鹊桥,无论酷暑寒冬,还是风雨交加,周溪桥都不辞劳苦的发挥着月下老人的功能。
  正在此时,一对小夫妻炫耀般的从我身旁走过,还留下了一串爱昧且浪荡的笑声。
  靠!向我示威呀?一股无名火从胸中涌起,直冲脑门。
  我跳起来,冲着那两个粘在一起的身影,使劲的伸出中指:狗男女!Fuckyou!
  只可惜那身影来也勿勿去也勿勿,对我的这一句标准的英语没有丝毫反应,一下子就被吞没在夜色之中。倒是旁边坐着的两个宝贝以为我喝醉了酒,从草地爬起跑了。
  靠!
  平时看到周围一对对毫无顾忌的亲亲热热,我的心里就来气。不为他人,为自己。自个也太窝囊了,都快大学毕业了,却连女人是什么都还不知道!自已也曾与某些宝贝有过甚为亲密的交往,但不知是人家太敏感还是自己太敏感,每次彼此都像是漏电开关,一旦接触即刻弹开,还让那不争气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他妈的小说中到处都是漂亮开放主动风骚的性压抑女青年,怎么我肖风就一个也碰不到呢?也曾多次在心策划着怎样勾引网上的无知少女,却反而被对方勾得分不清东西南北。
  就连咱502的“桃谷仙”都与某网友有过一夜销魂。
  每次弟兄们谈起此话题,我在高谈阔论之余,却不免暗自惭愧自卑,虽然自己的理论基础相当扎实,但没有丝毫实践经验。当然,这个秘密绝不能让弟兄们知道。
  为了让自己的处男历史早日划上句号,曾多次决定去大街小巷灯火迷朦的地方找个野鸡了却心事,但一直没能采取行动。一来自己兜里没啥票子,二来怕一枪中的,染上爱滋什么的咋办?第三,黑不溜湫的,万一是遇上恐龙,那我珍藏了二十二年的童贞岂不赊了大本?
  其实,自己也曾有过小艳遇。大一时,在校园舞厅认识了一个外语系的宝贝,可能是被我的舞姿所吸引,一个个电话打到宿舍来,还经常请我到江南吃“麦香鸡”。但当时的自己不知是哪根神经搭错了线,居然对她一米七一的个子产生恐惧感,却对数学系的一个会写诗的小不点情有独衷。一次次的躲避,她也就逐渐把目标转移了。当然,数学系那小不点也没买我的帐。
  正在为自己呕气,手机响了。一看,宿舍里的号码,准是催我回去拖拉机了。
  
  喔!靠!这如今是什么世道啊?连咱们的“波音777”也卖出去了!
  中午的宿舍简直就像个蒸笼,但外面的太阳也正凶。大伙都把凉席从床上移到地板上,还是睡不着。李寻欢带回来的喜讯立即引起了众弟兄的兴趣。
  这是咱“007”的骄傲,但同时也是给咱“007”为数不多的光棍一个莫大的打击!咱“007”二十一条汉子,却有三十九个宝贝,应该是占着众星捧月的优势。但素来家花不如野花香,“007”的哥们觉得本班宝贝虽有数量,却无质量,个个都到别班别系去寻觅优质产品。不料战鼓擂响却条条战线传“噩耗”,除了咱们的“姚明第二”谢文俊与组织部长的公子王远驰两人胜利归来,其余的弟兄都屡战屡败。没办法,人家女孩子都愿意把绣球抛给体育系的猛男,要不就是计算机系、财经系等理工科的帅哥,读文科的在MM心中没有地位,特别又是咱这类的,一个大男人,什么不去读,偏偏读什么“汉语言文学”?没出息!相反,读文科的女同胞却深受广大帅哥的青睐。咱“007”的宝贝虽然整体质量不高,但却非常抢手。这么一来,“007”的弟兄便陆陆续续把目光投回了内部市场。截至2003年1月25日止,咱“007”的众宝贝除了“四大美女”仍名花无主外,其余的都有了销路:内销九例,出口二十六例。可如今,“四大美女”之首“波音777”居然也出航了!“驾驶员”具体是什么系的无从考据,有人说是生物系的,有人说是土木工程系的,也有人说是体育系的,一时间众说纷纭。
  当然,这个打击所带来的伤痛都只能深埋在彼此的心底,表面上只能有感慨与好奇。
  你看清楚了没有?
  咱那“波音777”的形象还能让人走眼?
  那小子与她般配否?
  般配,般配,相当般配!不过不是安徽的省会。那小子可长得比咱的小疯子还要瘦。
  喔!靠!岂不成了山东的省会?
  济南?(挤男)
  可不是?两人在一起,那小子的还不给“波音777”挤扁?
  大伙随即大笑起来,都说这个省会好,这对组合也是绝配,“波音777”也算是响应了党中央“扶贫献爱心”的号召,免费送给那小子一床席梦思。
  只是那小子不知吃不吃得消?
  不管吃不吃得消,敢买下“波音777”,咱就得佩服他的勇气!咱哥们得向他学习!
  呵!看来马克思也想向“四大美女”进攻了?卖了“波音777”,还有三位,不知马兄看上了哪位?
  对对对!马克思,说出来,弟兄们大力支持你!
  是“沙田柚”,还是“哈马斯”?
  我看马克思是看上“澳洲火鸡”了……
  正当马克思孤掌难鸣之际,外面响起了急促的消防车汽笛声。
  大伙即刻从各个方位弹起,以闪电般的速度冲出房门。片刻之间,阳台上挤满了清一色的只穿着短裤衩的赤条条的人体雕塑。
  两辆红色的消防车停在周溪桥头,车上下来十几个全副武装的爷们,在桥头东张西望了好一阵,却没发现任何火烟,调转车头走了。
  喔!靠!不知哪位伙计这么拽?连咱的警察叔叔都敢耍!
  
  喔!靠!死桃谷仙,你的是什么手啊?居然能有这样的牌!真气死我也!说着,我狠狠的将手中拖拉机往桌上一甩。
  哈哈哈!三大三小?爽!三大三小被我“奸”(歼)了!哈哈哈!还吃了三十五分!真他妈的爽啊!
  靠!撑死你!
  死桃谷仙,快出牌!
  死疯子,今天下午那妞是哪个系的?挺正点的!
  靠!人家还是中学生呢!
  中学生?好啊!你死疯子竟敢勾引未成年少女!梅花一对“QQ”!
  靠!人人都像你死猪八戒呀?一对“主6”枪毙!
  靠!死疯子你敢说你不想?
  我想!但我不会像你猪八戒连人家丈母娘都要!
  好了!争什么争!打牌!
  疯子,那妞是梅江十九中的吧?
  哪还用说?肯定是去年实习惹的祸!
  对对对,岸然兄,你和死疯子同一小组,你肯定知道。
  这个嘛!本人自然知道其中一二。岸然兄放下手中的《压在心上的坟》,绘声绘色的讲起了那八周的实习,添油加醋的把我与初三女生刘琪的相识演变成一个浪漫经典的师生恋故事。
  好啊!死疯子,居然利用文学蒙骗无知少女!
  我喜欢,她也乐意,气死你!猪八戒!
  死疯子,我去揭发你!让你不得好死!
  死猪八戒,谁怕谁啊?吊主四个“萨达姆”!歼死你!
  喔!靠!我说我的兄弟到哪去了,原来都被咱疯子勾引去了。对家“黑桃A”兴奋的甩出一对“2”与一对“10”……
  拖拉机收摊后,我躺在床上还是久久不能入睡。当然,我绝不是为了“八戒”的那番话,与他天天斗嘴,我知道他只是个喜欢占嘴皮子便宜的人。但一想到刘琪,我的心却确实很不踏实。
  去年实习时,我在十九中拉起了一个文学社,第一任的主编就是刘琪。本来她毕业班不该来掺和文学社的事,但她确实对文学很痴迷,也很有灵气。在那八周时间里,与我接触最多的学生就是她。实习结束后,她经常给我打电话,好象总有说不完的话。今天下午,我突然接到她的电话,说她在粤大校门口。与她到咖啡屋喝了杯咖啡,便一起去爬象山。一路上,她都绕着我又蹦又跳的,极其兴奋。山上碰到很多同学,他们与我打招呼时眼睛里都有一丝怪怪的东西。
  我问她为什么不去上课。她说新课早就结束了,一天到晚在复习,特无聊,中考又不是高考,那么拼命干吗?并且还说以后要天天来粤大,和我一起爬象山。
  她的话和她的眼神让我害怕。我马上在脑海中编辑了一个理由,骗她我刚好明天就要去广州一家单位面试。并且不管成功,还得呆在广州,一来等消息,二来继续找工作。
  其实,与她在一起,我感到特别的开心。她的纯真,她的灵气,都足以让我的心灵得到放飞。但我不能与她在一起,她毕竟还是一个初三的学生,社会的各种言论、各种风言凉语会吞没我与她,我实在没有勇气也没有资本去迎接那狂风暴雨的洗礼。[小说]喔!靠!胡豫:亲历武汉战“疫”的感想与建议(图1)
  
  喔!靠!世界末日了!361潜艇遇难,北京“非典”疫情泛滥,205国道毁于一旦,南口乡亲即将沿街要饭……
  靠!死桃谷仙,散布谣言,小心把你送到“广福农场”去!
  马克思大人,小人所说句句属实,请大人明察!
  不错,我们的“仙仙”说的都是事实,看来咱们的共产主义先驱
阅读全文
id_1广告位-300*300
相关推荐

戴铜手镯黄铜好还是紫铜好?经常戴红铜手镯有什么好处?

戴铜手镯黄铜好还是紫铜好?经常戴红铜手镯有什么好处?
紫铜又叫红铜,即纯铜,由于表面氧化,有一层红色的氧化亚铜,看上去颜色偏紫红。质量...

哈尔滨市新增3处中风险地区!大庆市疾控中心发布提示哈尔滨去省内外市县什么时候才能不隔离啊?

哈尔滨市新增3处中风险地区!大庆市疾控中心发布提示哈尔滨去省内外市县什么时候才能不隔离啊?
自2021年9月30日24时起,哈尔滨市将香坊区文政街道和兴路65号院,阿城区金...

全球疫情动态「9月29日」:哈尔滨市部分地区调整为中风险地区 马来西亚多地将进一步放宽防疫限制哈尔滨疫情不过去外地打工去不了,本地找不到活,该何去何从?

全球疫情动态「9月29日」:哈尔滨市部分地区调整为中风险地区 马来西亚多地将进一步放宽防疫限制哈尔滨疫情不过去外地打工去不了,本地找不到活,该何去何从?
说到这个问题确实让大多数失业的人着急上火。哈尔滨本地的人出不去,在本地找工作又很...

今天黑龙江哈尔滨疫情最新情况通报:昨日新增10例本土确诊 巴彦县新增一个高风险地区黑龙江省的疫情什么时候会彻底结束?

今天黑龙江哈尔滨疫情最新情况通报:昨日新增10例本土确诊 巴彦县新增一个高风险地区黑龙江省的疫情什么时候会彻底结束?
 黑龙江昨日新增新冠肺炎本土确诊病例8例黑龙江疫情何时结束成为当前黑龙江人最关注...

[世界杯]歌吟天下:南非世界杯32强前两轮表现一句话独家星级点评5月27日,周末,茶馆之身法,意识,大局观

[世界杯]歌吟天下:南非世界杯32强前两轮表现一句话独家星级点评5月27日,周末,茶馆之身法,意识,大局观
【歌吟天下】南非世界杯32强一句话独家星级点评5月27日,周末,茶馆之身法,意识...

陈杰:赤峰市工商局思路清晰,大局意识强,很多工作走在了自治区前列(转载)刘亦菲一人独撑非选秀势力大局,音乐风云榜八强歌手出炉!(转载)

陈杰:赤峰市工商局思路清晰,大局意识强,很多工作走在了自治区前列(转载)刘亦菲一人独撑非选秀势力大局,音乐风云榜八强歌手出炉!(转载)
自治区工商局局长陈杰到我市工商系统调研  3月18日零点,第7届蒙牛酸酸乳音乐风...

上海属于疫情什么风险地区?什么是安全风险分级管控

上海属于疫情什么风险地区?什么是安全风险分级管控
上海属于疫情中风险地区。一、什么是风险?截至2021年2月10日9时中风险地区(...

全国还有哪些地区是中风险地区?河北邯郸是什么风险区?

全国还有哪些地区是中风险地区?河北邯郸是什么风险区?
国内已无高风险地区,尚有一些中风险地区,集中在黑龙江省和辽宁省在成为全国唯一的疫...

疫情风险几级?去无疫情外省旅游回来需要隔离吗?

疫情风险几级?去无疫情外省旅游回来需要隔离吗?
截止于2020年9月5日,去无疫情外省旅游回来是不需要隔离的。“来自全国中风险地...

能不能培养大局意识?美国人大局意识还是很强的,都这么惨了也没人写个美国日记啥的

能不能培养大局意识?美国人大局意识还是很强的,都这么惨了也没人写个美国日记啥的
了解中心工作。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网站最新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5月1日上午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