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社会动态

[短篇小说]大粗求偶记十月之书——记2010年10月所购图书31册

2021-10-10 本站作者 【 字体:

十月之书——记2010年10月所购图书31册
大粗,江南人氏也,也许朋友们突见此名。定会认为他是高大伟猛的大男人,跟何况他姓马呢。马大粗的名字是他老爸给取的,打他生下来就只有老鼠那么大,所以老爸取此名用以略表心中愿望。然而,世间总有有心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事情发生。他到是越长越苗条起来了,这不,班里人都拿蛇腰来形容他的腰。
  大粗曾在某一不起眼的大学里念书,他那魔鬼般的身材一进校园,就吸引了很多女生的目光。不知道羡死了多少女同学。女同胞们不论老少都来向他求经,向他询问是怎么样保持苗条身材的。当然,反过来说,现在就是有那么多的水桶腰的女生了。现在可不是唐朝以胖为美,而是以瘦为美,各个都是系紧裤带生活,生怕一松,肉就会以无法阻挡的形势横扫全身。于此,大粗就成了女生的一个宝。只是连他自己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叫那些女生们问他的老爸老妈去。答案呢?多吃,多喝,多睡。这像什么秘级啊,于是乎,女生们都骂他小气鬼,那么的自私。自然他的名声在她们心中已江河日下,如涛涛江水,挡都挡不住。
  当然了,读者们仔细想想就会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女同学们的谈论,将对他的爱情世界造成巨大的影响。最打击他的莫过于女生们虽然眼红他的身材,却认为跟他呆在一起缺乏安全感,一个一阵风就会吹倒的人,谁都不愿意。到时候,遇到危险,到底是谁在保护谁啊。大粗很有些自豪的身材,却因另一方面给他造成了永远抬不起头来的角色(把那一点点自豪渐渐淹没了)呜呼,悲哉!中国土地上出了一个蛇腰身材的忧郁悲哀者,他在恋爱路上经历了多少风雨,造就了多少一厢情愿的伤感故事。
  我想读者们此时此刻定然非常关心大粗大爱情生活吧。那我们就从初中那会写起,当时的我们总有那么些人对异性有着好感,大粗也不例外。
  那年,该是读初三。大粗与我同桌,突然的某一天大粗悄悄的对我说:喂,前面坐着的那位女生叫啥名字?我说,干吗?想知道不会自己去问啊,连本班三年的同学了都还不知道,你还是不是本班的。一阵话说的大粗脸红的像猴子的屁股,支支吾吾的说:我,我------真的不知道。[短篇小说]大粗求偶记十月之书——记2010年10月所购图书31册(图1)
  于是,上课下课的时候。我就注意着大粗,他那眼神老是盯着那女孩的背影,脸上一种傻傻的样子,就像有痴呆症。并且经常在我的面前说:那女孩多好啊!然而那女生并不知道有人盯着她看,不然的话。我敢保证,她会晕到的,因为大粗的那双眼,读者应该想象的到(睁的圆圆的,就像要从眼眶烧起火来)。一个词来形容:恐怖。幸好事故没有发生,不然又有人会疯了。夏天里,女生们都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裙子,当然不会把她排除在外。谁也不曾想到这裙子竟成了他示爱(或许不叫爱吧)的工具。每每上课,他就用脚趾去夹裙子,有时,甚至一节课都夹着不动。女孩也许每天都会发现裙子怎么那么脏,却死也想不出那是一对臭脚干的好事。我曾问过大粗为何那样做,而不直接对她表白呢。他居然说:中国人吗,这方面可是很含蓄的,所以吗,我那是含蓄的表达我的爱,可她就是像死猪一样,蠢。就这样,他是他,她也还是她,她连有人喜欢都不知道。如此时间一过,毕业各自飞向各方。我呢?也居然和他又在一个学校。第一次的相恋就此结束,他也无牵无挂的进入了高中。
  高中的生活压得他连气都踹不过来。可在别人学习时,他却又有了一次风花雪月。田径场上,天天早晨,六点三十分。他们在此约会,一起跑步,大粗的腿比较细长,跑起来飞快。但他为了能够跟她平起平跑,故意放慢了脚步。就像一步一步走过一圈一圈,两圈到头,女孩要走,他亦跟随。不想一个月后,男生们都在问大粗怎么追女孩的。怎想大粗的回答让男生们大跌眼镜:那还用我追,我们是在一起跑,我一直都在等她跑快点,能够追上我,可是她追不到我。我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其它,只知道他每天早晨都在跑步,那么长的腿,跑的却像蜗牛一样,真的不是男人,这是女生的话。不久,田径场上少了一对跑步的男女,大粗的一厢情愿,使得风花雪月的故事变成了学生们饭后的笑料。
  
   2010年10月1日
  大粗,真的好可怜,可怜的到了大学还是形单影只。但他那颗从来就没有安分过的心怎会停下来呢。
  新的学期,新的生活,新的计划。如果你仔细点的话,就会发现大粗的计划有点特别:大学,两年内,誓追一女与自己相拌行走各条小路上,无论贫富,无论高低,胖瘦,有则行。
  然则,那天一觉醒来,大粗第一句话就是:哎,两年了啊,言语的伤感,音调的悲怆,英雄的落寞。为何一年又一年,就是没有哪个识才的美女跟他来一曲呢?哪怕是短暂的几日,大粗问着自己,也问着室友,室友都笑着说:大粗啊,大粗------。后面就是没有话了。一时大粗心情低落。
   6:56。“今天是国庆节,阳光灿烂,百鸟欢唱,万民同欢……”假如还在当学生,我会在作文里这样写。可我如今不是学生,所以必须说真话,而真话是这样的:清晨出门,阴云满空;木叶飞愁,孤鸟哀鸣;千门闭户,万巷冷清;举目四望,处处压抑;深秋彳亍,在在凄风——纵使今天国庆。
  如果说大粗就此下去,再无伊人相拌可言。我想读者也不会愿意,中国人都好大团员,大粗该不会错过。当然,大家都喜欢看到大粗有一段好的缘分吧!
   龙猫昨天终于学会上书柜了,把我的书本、水壶等,噼里啪啦地往下踢,我却感到高兴,因为这说明我的小宝宝已经长大,可以进入只有爸爸妈妈哥哥才能进入的神秘世界。昨天中午,在喂猫吃饭时,大家都过来吃,只除了龙猫——它在哪里呢?寻找了许久才发现,它跳上阳台的桌子,趴在那里睡着了。今早,龙猫又兴奋地来到书柜顶上,说那里的风景最好。
  机会来了!
  那一天,阳光灿烂,好久不见的精神愉悦之状又爬上了大粗的脸上,晚上还是哼着情歌闪进寝室的。这下可好,室内旧未有的辩论又有了新的内容,就像注入了新鲜的血液,有了活力。
  在室友们连哄带骗的言语下,大粗终于说出了他那所谓的“艳遇”:阅览室里非常的静,听到的只有沙沙的翻书声或者抄写声。大粗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拿着本小说看着,突然,腿给别人给踢了一下,他刚想发火,但见对面乃一弱小女生,他也就只好作罢。只是自己却又不由自主的用脚去触小女生的腿,一来二去,礼尚往来,居然就靠在了一起。此时的大粗那还会看得进书,如果真那样,那就奇怪了,只好假装好学生的模样走马观花的看着书。那女生是怎么样的感受呢?他心里想着想着就云游梦里去了。
  眼看离下班的时间越来越紧了,他心里的哪个急啊,可就是无法把心里的话语说出来,想请她吃饭,看电影,约她。N次想张嘴,又害怕别人说自己自作多情,也就无话可说。“说不定那女孩在等待你的开口啊?”室友们插着话说。
  就这样,阅览室关门了,大粗呢?没有跟人家说上一句话,但是他的心里还是非常的高兴,有缘必会再相见的吗。口上说着,颇有点阿Q的精神胜利法。只是注定无缘的他们就再也没有相见。虽然痴心的大粗花上很多的时间呆在阅览室里。但这一段时间也并不是没有收获,大粗学到了很多新的东西,知识修养又进了一步,更具有翩翩公子的绅士风度了。
   8:00。刚刚把最后几粒猫粮分给小猫咪他们吃,然后把装猫粮的袋子用剪刀剪开,放到地板上,让小猫咪看清楚,我确实不再有剩余猫粮。为了让小猫咪彻底死心,我甚至把小猫咪领到平时放猫粮的柜子旁边,打开柜门,让小猫咪知道,里面真的不再有猫粮。我以为,这应该可以避免小猫咪的纠缠了,就放心地坐到电脑之前,准备继续译书。可我还没有坐稳,小猫咪就气急败坏地跳上我的大腿,说他还想吃。“没有了,你刚看见的!”我说。小猫咪用可怜巴巴的泪眼望着我,委屈地哭叫了一声,意思是说:“凭什么没有呀?不,我就是要吃!就就就就吃!”我继续给小猫咪讲道理,他继续跟我耍脾气、摔脸子、使性子、吹胡子、甩尾巴、咧大嘴……唉,谁见过这么可怜可爱的小猫咪呀。没办法,立刻给我姐姐发短信,让她尽快送一袋猫粮来。
   12:32。现在天空似乎终于放晴了。天气预报说,今天的气温是4~14度。
  时间一过,又到了国庆节,那可是大学里最后的一个国庆。大粗心里想着这一次一定要好好的过。室友们都已有了相拌的女子出外游玩,大粗心里落寞的很,从食堂端着饭盒出来,大粗看到了一则奇怪的广告:
  
  征“男友”
   2010年10月2日
   12:37。今早又是愁云密布,可不象一定要下雨的样子,就去了桥市。来到草履虫小道时。发现汽车大为减少,路边摆摊人开始增多,这说明立交桥已经通车。有人卖一种32开精装的《本草图典》(第一卷,总主编:赵新先,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03年初版),要价35,我给他30。我估计它是盗版书,就象那些砖头厚的精装本《中国通史》之类,但其中介绍了840种植物,每种植物都有彩色照片及拉丁文学名,照片虽不大但印得很清楚,就算文字有错我也不在乎,反正我真正感兴趣的不是那些植物能治什么病,而是植物本身。可惜没有它的后几卷。
  由于国庆节将来,吾欲在国庆节出外游玩,现无人陪伴,想征一“男友”,钱AA制。
  要求:有绅士风度,大方开朗,热情。
   进入桥市里面,二元购得《我敲门》(童年生活的回忆,[爱尔兰]旭恩·奥凯西著,钟松藩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58年初版),据版权页,此书作者是Sean O’’Casey,书名为《I knock at the door》,这当然源于《圣经》中的那句话。
  有意者,请拨电话:7185XXX 找李。
   然后看见有人卖缝纫工具:一把锥子,锥子的针可以更换,针头上有可以穿线的鼻;备用针一根;一捆结实的细线;顶针一个——每套售价5元。我立刻买了一套,当然不是用它们纳鞋底,而是用它们装订散架的旧书。
   这时天上开始掉雨点,但天色越来越晴,因为太阳终于突破了云层。
   16:29。下午上网收信时,查了查《本草图典》,果然有这本书,而且只有第一卷,似乎仅仅有一家书店出售,六九折,那也要180元左右。我买的这本《本草图典》,封面与网上的一样,可我仍然不清楚它是否盗版。
  大粗赶忙跑回寝室,把饭盒扔在旁边。拨通了电话:喂,你好,请问你是不是在征七天“男友”啊,(过了一阵)哦,是你啊,我想应征,怎么样。等会你就知道我长什么样,是不是理想的“男友”啊。那好,下午天鹅湖见,我身穿西服手拿一本书。挂了电话后,大粗高兴的跳了起来,连吃饭都比平常吃得甜,啧啧有声。
  可是下午乘兴而去的大粗却败兴而归,室友们面面相嘘,看即知其果忙问其因,说乃嫌块头不大,不具安全感也。
  
  作为室友的我们为大粗感到愤愤不平,大家从没有如此的齐心为大粗想点子。既然女生可以征“男友”,我们何不也来个征“女友”。于是大家尽快炮制了一份征“女友”广告,只是广告贴出去后,反应很是不强烈,尽无一人应征。
   2010年10月3日
  大家都拿不出办法,大粗也只好孤单的度过了一个国庆,一个人平静的走过了大学四年的生活。
  
  
     19:33。早上去桥市,1元购得《西方社会结构的演变》(走向未来丛书,金观涛、唐若昕著,四川人民出版社1985年初版2印),留着送人,因为我以前买过。然后5元购得《三国演义》(上下册,罗贯中著,作家出版社1953年初版,1955年7印)——它是繁体竖排本,书页极其破旧,而我恰好可以用它们来试验一下,我昨天购买的缝纫工具是否好用。回家后,用锥子给它们打眼并装订。上册装订得很顺利,在装订下册时,手被锥子尖扎出了血,因为锥子居然从锥子把上脱落下来,重新安上之后照样会脱落。不久,由于拉锥子时用力过猛,锥子尖竟然断裂了,幸好另外还有一根备用针。看起来,这套缝纫工具只适合纳鞋底,不能装订太厚的书。把两本“三国”装订并粘补完毕,发现第一回的末尾缺了两页,书前的三国地图也丢失了。这倒没什么,更可恶的是,编者把我最喜欢的开篇词删掉了,我只好亲自把它写在第一回的最前面:“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这个作家版的“三国”,正文采自毛本,诗词基本不见,带有一些可有可无的注释,封面题字者不知为谁,作家版“东周”、人文社版“西游”“封神”等书的题字者,似乎也是这个人。人文社将这个作家版《三国演义》加以修订,但采用的底本似乎并非毛本,修改了部分错误,保留了卷首开篇词和作家版的三国地图,书前换了一篇长序,如今通行的《三国演义》,大约都是以这个本子重印的。
  
   2010年10月4日
   9:34。刚刚剪了两张白纸,补录昨天买的《三国演义》中缺少的四页文字,总计不到1800字。许久不用真正的笔写这么多字了,写得有些吃力,但越写越感觉快乐,因为我写的是繁体字,而且是竖写,感觉就象从前练习书法那样,虽然使用的仅仅是签字笔,而非毛笔。把这两张白纸粘到书中,回到电脑跟前,忽然感觉不快:电脑确实使写作和修改过程变得更加快捷,可键盘毕竟不是毛笔或钢笔,它使我疏离了笔墨纸砚,这是多么遗憾的事情呀。科技与传统,哪样都不该舍弃,但如何更好地平衡两者之间的关系呢?我不知道,有没有比较好的解决办法。没有电脑之前,写作就是练字,练字也是写作,如今两者却截然分开了——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因为惟有在用笔书写时,你才能牢记汉字的笔画,体验汉字的精义,领略汉字的艺术美,而键盘仅仅是传达思想的工具而已。
   12:37。十一至今,每天都是早晨愁云滚滚,中午烈日炎炎,傍晚凉风习习。刚刚出去吃饭和给猫咪摘草,路经一个露天花园,发现百日菊和养心草还在开花,五叶地锦和茶条槭的叶子已被秋天染红。我忽然觉得,养心草的五角星小花,与景天三七有些类似,那么它说不定是景天科的呢。射干的蒴果多半已经开裂,里面只剩下少数种子,如今变成了金色圆球。去摘草时发现,那种仿佛巨型灰菜的植物,花穗已经变成深紫色,每朵花仿佛一顶可爱的紫帽子。然后回家,给猫吃草,用大草逗他们转圈儿玩,但只有小猫咪、龙猫和虎猫来参与,因为猫妈妈现在不屑于和孩子们同乐,猫女儿则舍不得夺走孩子们的快乐,只好眼巴巴地在旁边观望。
   查《东北植物检索表》,我在八九月份拍摄的那种顶生叶抱茎的蓼科蓼属植物,很象头状蓼(Polygonum alatum),“一年生草本,茎直立或倾斜,叶有柄,抱茎,叶片卵形或三角状卵形、卵状披针形,叶柄基部为耳状,先端渐尖,边缘微波状。托叶鞘筒状,头状花序”。《本草图典》中有一种尼泊尔蓼(Polygonum nepalense),又名猫儿眼睛、小猫眼、头状蓼、野荞麦,“叶互生,下部的有柄,上部的近无柄至抱茎,卵形或三角状卵形,顶端渐尖,基部截形或圆形,全缘”,看起来很象头状蓼,但头状蓼的叶子是有锯齿的。不过,我拍摄的“头状蓼”,其实是穗状花序,并非头状,所以目前只能姑且用此名称呼它而已。
  
   2010年10月5日
   十一之前,我就让我姐去买新的数码相机,但我手头就二千多块,当然只能买普通的。那个丢失的柯达,是五六年前买的卡片机,当时仅花了一千左右,如果再买同样价钱的,还能省下一千块来买书。可我姐姐非要买好点儿的,结果在昨天决定购买尼康Coolpix L110,因为这个型号的可以拍摄微小的植物,又可以拉近镜头,足以拍摄15米外的东西,另具29分钟的录像功能。加上随机赠送的四节电池、充电器、读卡器(在我的电脑里不好用)、相机包、三脚架等,这款尼康的总价将近两千。这样一来,购买新电脑的计划,又要无限期的搁浅,可目前更需要的是数码相机。当晚,我姐姐找来一台车,决定全家去次日阿城的横头山。
   今早七点四十左右,我们开始出发。在临走之前,我给小猫咪他们吃了猫粮,又特意告诉猫妈妈,我将在傍晚回来,决不在外面过夜,然后才放心地下楼。不然的话,假如猫妈妈以为我今天不回来,就会指使孩子们踢倒我的一摞甚至两摞书——事实证明,多亏我跟猫妈妈打了招呼,因为我回来时发现,家里一切正常,地上连一本书都没有。
   公路行车比较顺畅,只在进入阿城境内收费站时堵了十来分钟的车。九点半,我们来到横头山。一打听,每人票价五十,我们五个人(我和父母、我姐姐和她的女儿)就得将近三百元,虽然我父亲可以免票。我们并不想攀登山门内的主峰(八百多米),也不想去看那些人工景观,只想欣赏和拍摄美丽的植物——既然如此,不如随便找几座山,上去看看植物,何必花钱去跟他们凑热闹呢?于是,我们把车开到几棵红叶满枝的大树下,准备上山。我先去那几棵长满红叶的大树,发现它们被围栏圈着,栏外竖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东北红叶”,可它们显然不是“东北红叶树”,而是一种槭树。从外形看,它树身挺拔,高耸入云,复叶三出,叶缘齿钝,叶柄长红,叶脉明显。据《黑龙江树木志》,具有三枚小叶的黑龙江槭树,唯有复叶槭(糖槭)、白牛槭和拧筋槭,但拧筋槭的叶子有毛,而且高度不超过10米。那么它显然是白牛槭(Acer mandshurica),别名白牛子、关东槭,高约20米,三出复叶,对生,小叶长圆状披针形,边缘为钝锯齿,伞房花序,分布于黑龙江省张广才岭尚志县至宁安县一带;吉林,辽宁;朝鲜北部。在我见过的树叶中,白牛槭的秋叶是最红的。倘若没有白牛槭,横头山的秋天不会显得如此艳丽,胜似人间仙境。我在山地上搜集了许多美丽的白牛槭树叶,把它们夹在书里。可惜的是,白牛槭的小叶非常容易脱落,轻轻一碰就会从叶柄上掉下去。
   继续往山上走,10:03,在美丽的白牛槭红叶和五角槭黄叶之间,看见一种陌生的草木植物,叶直接从根部抽出,叶柄长,叶掌状七裂,类似葎草叶,那么它或许是大麻科的啤酒花(Humulus lupulus),或许是蔷薇科、蚊子草属的绿叶蚊子草(Filipendula nuda,叶背面绿色,顶生叶5~7裂,裂片菱状窄卵形,生于河岸、草甸《黑龙江省常见野生植物药》),当然也有可能是别的植物。这种植物有很多,但每棵都只生一茎一叶,难以看出其他特点。
   10:04,拍摄到一棵几厘米高的白牛槭,叶子全部泛黄,却没有变红,想必是由白牛槭的翅果野生而成。然后看见一种在山区常见的蕨类植物,小叶黄绿或浅绿色,叶柄黄褐或黄绿色,我想它应该是蕨(Pteridium aquilinum),“叶革质,卵状三角形,2~3次羽状分裂,背面常有毛,叶柄甚长,第一次羽片对生及互生,披针形或广披针形,下方者具柄,第二次羽片长圆状披针形,基部宽,多少羽状分裂,小裂片长圆形,先端微圆形,基部几乎汇合,生于小羽轴上,生于山地阳坡稀疏的针阔混交林中或阔叶林中。(《东北植物检索表》)”《东北植物检索表》认为,蕨乃蕨科、蕨属;《中国高等植物图鉴》则认为,蕨乃凤尾蕨科,学名为Pteridium aquilinum var. latiusculum。然后看见一种叶扁如韭的野草,说不定是一种兰花呢。
   10:06,看见一种羽状复叶的小草,每茎七叶,小叶长卵圆形,有粗锯齿。
   10:07,开始看见一种红球果,可惜它的叶子都已枯死,只剩下长长的花茎,但它的果实仿佛畸形的苞米棒,浆果鲜红且略成长方形,这些特点使我知道,它就是东北天南星(Arisaema amerense),天南星科,天南星科属,“又名山苞米、天老星、天南星、大头参,块茎扁球形,复叶具长柄,小叶3~5片,肉穗花序,火焰苞绿中带紫色,浆果熟时红色,着生于肉穗轴上,状如玉米棒,有毒。(东北常用中草药手册)”。然后看见一种叶三裂的小草,茎由根部抽出,小叶略呈扇形,有裂片和锯齿,不知是什么植物。
   10:09,看到一种2~3回羽状复叶的小草,小叶有裂片,也许是毛茛科的一种唐松草。
   10:11,我看到了一种最令我心醉的蕨类植物,外表有些象产自南方的铁线蕨,但比铁线蕨美丽得多。它的叶柄细长,为红棕色;羽状复叶,小叶宛如碧绿色的小菜刀,“刀口”上有许多锯齿;叶轴扇形,往往分出七八个小叉,每个小叉就象一根绿羽毛。这是什么植物呢?掌叶铁线蕨(Adiantum pedatum),铁线蕨科,铁线蕨属,“叶柄圆,通常紫棕色,有光泽,叶1~4次羽状复叶或掌状,叶轴常扇状分叉。(《东北植物检索表》)”
   踩着五彩缤纷的落叶,继续往山上走,看见了红松、水曲柳、胡桃楸、白桦、蒙古栎、五角槭、榆树、柳树、落叶松、云杉、山核桃、珍珠梅、卫矛等等,这些都不稀奇。走着走着,在地上看见几个山核桃和青色的胡桃,还有一枝金色的奇数羽状树叶,我想它应该是黄蘖的叶子。黄蘖(Phellodendron amurense),芸香科,黄蘖属,又名黄菠萝、黄柏,“内皮入药,主要成分为黄连素。叶对生,奇数羽状复叶,全缘或有钝锯齿,聚伞状圆锥花序,果实为浆果状核果,球形,黑色(《黑龙江树木志》)”。由于黄菠萝树长得太高,叶子往往在高处,我甚至不能确定哪个是黄菠萝,哪个是水曲柳。不久,在地上捡到几种叶子有柔毛的金色树叶,椭圆形,基部心形,有锯齿,查《黑龙江树木志》可知,这是毛榛的叶子。毛榛(Corylus mandshurica),桦木科,榛属,“灌木,叶椭圆形或倒卵形,先端渐尖或锐尖,基部心形,边缘重锯齿或中上部有浅裂,幼时两面密被灰色短柔毛,老时疏生或近无毛,叶柄细。”遗憾的是,我无法给毛榛拍照,因为在我拣到叶子的附近布满光秃的灌木,我怎么知道,哪个灌木是毛榛呢?然后捡到一张红叶,叶倒卵状椭圆形,先端尖,基部圆楔形,应该是稠李(Prunus padus)的叶子,可哈尔滨的稠李叶并没变红,看起来没这么漂亮。
   11:03,看见一种三出复叶的小草,小叶肾状圆形,3浅裂或深裂,裂片圆形,每个裂片上带有几个齿,这应该是另一种唐松草,《东北植物检索表》称之为肾叶唐松草(Thalictrum petaloideum),《中国高等植物图鉴》称之为瓣蕊唐松草,说它“叶为三至四回三出复叶,小叶倒卵形、近圆形或菱形,3浅裂至3深裂,裂片卵形或倒卵形,全缘”。
   11:04,看见一种小草,奇数羽状复叶,顶叶肥大近菱形,下有3~4对小叶,顶端小叶较大,后面的几对小叶较小,这是龙牙草(Agrimonia pilosa),蔷薇亚科,龙牙草属,又名仙鹤草、地仙草,“多年生草本,全株有黄色粗毛,奇数羽状复叶,小叶有大小两种,间隔排列,托叶卵形,花黄色,瘦果杯状,外具钩刺,易粘着在他物上(《哈尔滨中草药手册》)”;“托叶较小,小叶菱形、倒卵形或菱状倒卵形、稀近披针形(《东北植物检索表》)”。
   11:11,看见一种绿茎小草,叶羽状深裂,小叶线形,仿佛茴香叶,不知何名。
   11:14,在一棵树干上看见许多木耳般的植物,中间黑褐色,边缘白色,形如蚌壳,重重叠叠,仿佛中国古画里的怪云。哈尔滨的树木上,有时也会出现这种植物,我从小就看见过,但如今才知道它叫云芝(Polystictus varsicolor),多孔菌科,又名杂色云芝、黄云芝、青云芝,“子实体革质,侧生,无柄,多成覆瓦状重叠,菌盖薄,半圆形至贝壳状,幼时白色,渐变为深色,表面密生茸毛,颜色多样,构成多色狭窄的同心环带,盖缘薄而锐,菌内白色,革质。孢子圆柱形,稍弯曲,光滑,无色。清热解毒,抗癌。(《本草图典》)”可惜我不知道云芝乃什么属,因为除《本草图典》外,《东北植物检索表》、《中国种子植物科属词典》和我手头的各种药书中,都没有介绍过云芝或其他多孔菌科植物。
   11:23,看见一种小草,茎长且有节,叶披针形,茎顶端有二三朵小花,花被片四或五,开放时黄绿色,未开时红绿色,怎么看都和萹蓄有某种亲戚关系,那么大概是蓼科植物,可我没有查到它。由于它的花朵和萹蓄的差不多大,我又是头一次使用这种尼康相机,难以对准焦距,怎么拍都没有拍清楚,真遗憾。
   11:24,看见一种可爱的小草,叶轮生,小叶四至六,长卵形,排列为六角,每茎有五组叶,不知何名。
   11:26,看见一种三出复叶的小草,小叶有锯齿,仿佛微型的草莓叶,背面泛白,它有可能是白委陵菜(P nivea var. camtschatica),但更有可能是东方草莓(Fragaria orientalis),蔷薇亚科,草莓属,“叶背面带苍白色,生于山地或森林中《东北植物检索表》”。
   11:31,给一棵五角槭的黄叶拍了几张照片。
   11:37,在两棵白桦树上看见了三朵大耳朵般的真菌,仿佛云芝,但为黄褐色,又大又厚,为标准的半圆形,表面比较光滑,假如把两个扣在一起,就可以形成一个圆。一棵树上生了两个,左右成对;另外的树上生了一个,其上有个白色的圆东西,估计是它的孢子。尽管它仿佛云芝,颜色、个头、形态都不象。我手头的各种书,对真菌的介绍全都少之又少,查网上的《黑龙江省大型经济真菌名录》,其中有松杉灵芝(Ganoderma tsugae)、灵芝(Ganoderma lucidum)、树舌扁芝(Elfvingia applanata),但灵芝是有柄的,我看到的真菌又并非来自松或衫,那么它也许是树舌扁芝?我不知道。
   11:48,看到了卫矛的小红果。
   11:52,在几个树桩上看到一种苔藓植物,生着绿辫子般的小叶和黄眼睛般的孢子,天知道它究竟是什么藓,因为苔藓植物的种类多得惊人,外表又往往差不多。
   11:58,看见了美得令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的大树——树身灰色,有黑色的横条纹和深绿色的竖条纹;那些竖条纹又粗又绿,或如圆点,或如飘带,或如长蛇,或如游龙,均被一条白痕迹中分为二,仿佛古代的楔形文字,美妙绝伦;树叶硕大,金黄薄脆,往往大过我的手掌,上部三浅裂,裂片三角状,仿佛用象形文字书写的“山”字,下部有时圆形,有时二浅裂,基部为心形。这是什么树呢?查《东北木本植物图志》,惟有八角枫、梓树与青楷槭具有类似的树叶,但黑龙江不产八角枫,梓树又不是这样,那么它显然是青楷槭(Acer tegmentosum),又名青楷子、辽东槭,“乔木,高10~15米,树皮平滑,灰绿色,有黑条纹。单叶对生,广卵形或卵形,长10~16厘米,宽7~14厘米,上部三浅裂,有时五裂,侧裂片较小,裂片三角形或钝尖形,先端常具短锐尖头,稀在叶两侧基部有2小浅裂片,成五角状,基部心形,稀圆形,边缘有钝尖的重锯齿,上面暗绿色,平滑无毛,下面色淡,略有光泽,脉腋间有淡黄色的丛毛,主脉五条,由基部生出,侧脉7~8对,叶柄长3~8(13)厘米,无毛(《黑龙江树木志》)”。我在这里拣了几张青楷槭的树叶,最大的一枚长16.5厘米,宽16厘米,叶柄长9.5厘米。
   我还看见一片黄叶,外形类似银槭,但与《树》中的槭树照片进行比对之后,我相信它是挪威槭(Acer platanoides,牡丹槭),“叶有掌状浅裂,分成5裂片,每片先端有数齿,具细长尖端,秋季变黄色,有时红色。”可问题是,《黑龙江树木志》和《东北木本植物志》中都说,东北没有挪威槭。去年秋天,我母亲在医大附近拣了许多槭树叶,其中也有挪威槭的叶子。这些事实足以证明,不管怎么说,哈尔滨现在确实有了挪威槭。
   11:59,看见一棵叶子变为金色的蒙古栎,但树皮为白色。
   12:01,在一棵白桦树上看见许多白色的云芝。
   12:15,看见一种叶对生的无名小草。
   12:17,看见一种五叶轮生的小草,不知是不是新生的东北天南星。
   不久,我们开始下山,因为这个山的植物,已经基本看全了。
   12:40,即将回到那几棵白牛槭树下时,偶然往左边看,在离我十余步远的地方,看见了一条美丽的花蛇,不足两米。她停在那里,歪着三角脑袋,担心地望着我。这是为什么呢?我只是偶然看见她,而且与她不在同一条路上,不会妨碍她的行动呀。我想了想,明白了她何以会害怕我。早上出门时,我随便拿了一件洗干净的夹克,穿上之后才知道,猫女儿或小猫咪偷偷在我的夹克上撒过尿,可当时来不及去找别的衣服,只好就这么出门。来到山里,这件猫味十足的衣服,发挥出奇妙的功能——任何蚊虫都不敢靠近我,比蚊虫更大的蛇,显然也害怕我的夹克上沾染的猫科动物的气味。半分钟之后,发现我并无伤害它的意思,那条蛇才慢慢爬走,消失在落叶之间。
   12:50,我们离开这座山,走进公路对面的山,准备在此野餐。
   12:52,发现一棵高大的白牛槭树上挂着一个圆东西,为它拍了一张照片,又把照片放大,才知道那个圆东西竟然是蜂巢,仿佛木乃伊的脸,眼睛、鼻子、嘴巴俱全,看起来格外吓人。
   13:07,野餐完毕,看见一种枯死的小草,上面结着红色的浆果。
   13:54,看见了细竹般的木贼(Equisetum hiemale),又名锉草、节骨草、笔头草,它的特点是茎直立,中空,茎表有纵棱,节部有两个黑圈,黑圈中间为黄白色,仿佛熄灭的香烛头。平时更为常见的木贼科木贼属植物是问荆(Equisetum arvense),节节草(Equisetum ramosissimum)我却至今仍未见到。
   这座山的边缘,树种与那座山差不多,草木植物的种类则比较稀少,但有些比较特别的,比如刚才看到的那种红浆果的小草。
   13:56,看见一种心形叶的小草,叶对生。
   14:11,看见另一种蕨类植物,叶老绿色,叶轴褐色,有毛,小叶向后弯曲,盘成弧形,整个植物看起来比蕨更加粗壮。遗憾的是,我查不到它的名字。
   这个山上也有天南星和蕨,但数量稀少。这里的掌叶铁线蕨极多,往往簇拥在一起,看起来十分壮美。最最遗憾的是,没等我们继续往山里走,司机就说有事,我们只好坐车离开,而当时仅仅14:30,唉。
   车子刚刚开上公路,前面就开始堵车。有人等得不耐烦,下车走动和聊天。我听见有人说,白白花了不少冤枉钱,因为买了50元的高价票后,发现山门里的植物景致,与外面的毫无区别,他们说的也许是实情,可就算两者有什么区别,他们恐怕也看不出来。他们的目的只是游玩,而不是看植物。对他们来说,蕨和掌叶铁线蕨的共同特点是绿,白牛槭的红叶与丁香的红叶,似乎也没什么分别。看,那是红叶,那是黄叶,那是绿叶——只要能分清树叶的颜色,然后在树下拍几张照片,旅游的目标就算实现了。他们不爱植物或动物,甚至也不真正热爱美景,只不过在都市中呆久了,想要看看山野而已,而山野的景致总是令他们失望,因为他们更爱的是金钱权力和饮食男女,而非大自然。
   15:20左右,路终于畅通了。20分钟后,在车里看见了红星水库,请司机在此稍做停留,因为我想看看水边的植物。
   15:48,在水边看见一种小草,头状花序生于茎端,金球形,均为筒状花;每个金球的周围轮生着六七片披针形绿叶,仿佛绿色的阳光;瘦果扁黑,顶端有两根芒刺。看见了我,这种小草的瘦果变得欣喜若狂,纷纷张开芒刺,刺入我的裤腿,非要跟我回家,我费了好大力气,终于把这些妄想搭便车的小无赖除掉。据《东北植物检索表》,它应是狼把草(Bidens tripartita),菊科,鬼针草属,生水边湿地,沟渠及浅水滩。《黑龙江省植物志》说,狼把草为“一年生草本,茎圆柱状或具钝棱而稍呈四方形,叶对生,中部叶具柄,顶生裂片较大,披针形或长椭圆状披针形,头状花序单生茎端及枝端,具较长的花序梗,总苞盘状,外层苞
阅读全文
id_1广告位-300*300
相关推荐

戴铜手镯黄铜好还是紫铜好?经常戴红铜手镯有什么好处?

戴铜手镯黄铜好还是紫铜好?经常戴红铜手镯有什么好处?
紫铜又叫红铜,即纯铜,由于表面氧化,有一层红色的氧化亚铜,看上去颜色偏紫红。质量...

哈尔滨市新增3处中风险地区!大庆市疾控中心发布提示哈尔滨去省内外市县什么时候才能不隔离啊?

哈尔滨市新增3处中风险地区!大庆市疾控中心发布提示哈尔滨去省内外市县什么时候才能不隔离啊?
自2021年9月30日24时起,哈尔滨市将香坊区文政街道和兴路65号院,阿城区金...

全球疫情动态「9月29日」:哈尔滨市部分地区调整为中风险地区 马来西亚多地将进一步放宽防疫限制哈尔滨疫情不过去外地打工去不了,本地找不到活,该何去何从?

全球疫情动态「9月29日」:哈尔滨市部分地区调整为中风险地区 马来西亚多地将进一步放宽防疫限制哈尔滨疫情不过去外地打工去不了,本地找不到活,该何去何从?
说到这个问题确实让大多数失业的人着急上火。哈尔滨本地的人出不去,在本地找工作又很...

今天黑龙江哈尔滨疫情最新情况通报:昨日新增10例本土确诊 巴彦县新增一个高风险地区黑龙江省的疫情什么时候会彻底结束?

今天黑龙江哈尔滨疫情最新情况通报:昨日新增10例本土确诊 巴彦县新增一个高风险地区黑龙江省的疫情什么时候会彻底结束?
 黑龙江昨日新增新冠肺炎本土确诊病例8例黑龙江疫情何时结束成为当前黑龙江人最关注...

[世界杯]歌吟天下:南非世界杯32强前两轮表现一句话独家星级点评5月27日,周末,茶馆之身法,意识,大局观

[世界杯]歌吟天下:南非世界杯32强前两轮表现一句话独家星级点评5月27日,周末,茶馆之身法,意识,大局观
【歌吟天下】南非世界杯32强一句话独家星级点评5月27日,周末,茶馆之身法,意识...

陈杰:赤峰市工商局思路清晰,大局意识强,很多工作走在了自治区前列(转载)刘亦菲一人独撑非选秀势力大局,音乐风云榜八强歌手出炉!(转载)

陈杰:赤峰市工商局思路清晰,大局意识强,很多工作走在了自治区前列(转载)刘亦菲一人独撑非选秀势力大局,音乐风云榜八强歌手出炉!(转载)
自治区工商局局长陈杰到我市工商系统调研  3月18日零点,第7届蒙牛酸酸乳音乐风...

上海属于疫情什么风险地区?什么是安全风险分级管控

上海属于疫情什么风险地区?什么是安全风险分级管控
上海属于疫情中风险地区。一、什么是风险?截至2021年2月10日9时中风险地区(...

全国还有哪些地区是中风险地区?河北邯郸是什么风险区?

全国还有哪些地区是中风险地区?河北邯郸是什么风险区?
国内已无高风险地区,尚有一些中风险地区,集中在黑龙江省和辽宁省在成为全国唯一的疫...

疫情风险几级?去无疫情外省旅游回来需要隔离吗?

疫情风险几级?去无疫情外省旅游回来需要隔离吗?
截止于2020年9月5日,去无疫情外省旅游回来是不需要隔离的。“来自全国中风险地...

能不能培养大局意识?美国人大局意识还是很强的,都这么惨了也没人写个美国日记啥的

能不能培养大局意识?美国人大局意识还是很强的,都这么惨了也没人写个美国日记啥的
了解中心工作。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网站最新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5月1日上午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