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社会动态

十年一觉围城梦---南方都市报(转载)接下来还有没有大规模核酸检测筛查?封控区和隔离点物资保障跟不跟得上?南京新闻发布会最新回应

2021-10-11 本站作者 【 字体:

十年一觉围城梦
  
接下来还有没有大规模核酸检测筛查?封控区和隔离点物资保障跟不跟得上?南京***发布会最新回应

荔枝***讯8月11日,南京市举行第二十二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发布会,通报疫情处置最新情况。2021年8月10日0-24时,南京市无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经专家评估,有3名确诊患者达到出院标准,今天将转至定点医院康复。截至8月10日24时,全市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233例,其中,江宁区201例、溧水区12例,秦淮区、建邺区、鼓楼区、雨花台区各4例、高淳区2例,玄武区、栖霞区各1例。

接下来还有没有大规模核酸检测筛查?封控区和隔离点物资保障跟不跟得上?南京***发布会最新回应

截至目前,204例确诊病例在南京市公共卫生医疗中心治疗,其中,47例为轻型,157例为普通型,无重型和危重型病例,目前所有患者病情平稳。自2021年8月11日起,建邺区莫愁湖街道凤栖苑,江宁区秣陵街道殷巷社区龙湖文馨苑小区,青源社区翠屏湾花园城,东山街道骆村社区天琪福苑四个地区由中风险地区调整为低风险地区。其它地区风险等级不变。南京前六轮核酸检测检将近4000万人次 ,累计发现阳性233人 ,仅前三轮有社会散发病例。

接下来还有没有大规模核酸检测筛查?核酸检测如何保证质量? 省疾控中心回应

省疾控中心急性传染病防制所所长、主任医师鲍倡俊介绍, 接下来,除江宁区部分区域,如禄口街道、湖熟街道等需要进行核酸筛查外,其他各区如果没有新的感染者出现,暂时不再对普通居民开展规模性筛查。此外,将集中人员和力量,把核酸筛查的重点放在集中隔离和居家隔离人员,中高风险地区来宁人员,和黄码人员等重点人员,以及封闭、封控管理等重点区域上;进一步加强对重点行业工作人员的定期核酸检测,如集中隔离点工作人员,医疗机构发热门诊和急诊工作人员,以及从事新冠采样、实验室检测人员等。

此外,关于如何保证核酸检测质量,鲍倡俊表示省疾控中心已制定了核酸检测采集与送检预防控制指引,规范统一检测工作要求,对采、运、检三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质控管理。一是在采样上,抽调业务能力强、综合素质高的医务人员作为采样员,并对其进行上岗前培训;二是在运输上,三级运送体系,每个采样点均配备专人专车的样本转运队伍,对司机实行闭环管理、对车辆执行严格消毒、对送样人员提前进行生物安全培训,确保样本及时、完整、安全、无污染地送到检测实验室;三是强化信息技术利用,将检测结果数据上传到中国疾控信息系统,提高检测报告生成速度,确保市民能及时查看到自己核酸检测报告的需求。

全市市场保供情况怎么样?封控区和隔离点物资跟不跟得上?市商务部回应

南京市商务局副局长富宁宏介绍,当前南京市生活必需品市场运行正常,量价平稳,库存充足。

南京市商务局主要开展了以下四项工作来确保市民生活物资供应:一是建立“市、区、街道”三级保供网络。市、区两级商务部门,众彩批发市场等重点保供企业制定了应急保供预案,落实保障措施;二是建立1小时+6小时应急响应机制。整合全市生活必需品企业保供资源,组织苏果、小厨娘等重点保供企业参与建立“1小时+6小时”应急响应机制;三是建立生活物资保障信息化指挥平台。每日监测众彩、天环等大型批发市场,肉类加工经销企业,重点农贸市场,连锁超市门店,生鲜电商平台的运行情况,及时掌握生活必需品市场供应等情况,做好市场预判,精准调度;四是保障封闭、封控小区生活必需品供应。指导制定“一区一策”保供方案,及时将生活必需品配送至小区。下一步,市商务局将根据疫情形势发展变化,适时调整、优化相关保障措施,持续做好生活必需品市场供应。

此外,关于市民朋友关心的封控区物资保障问题,江宁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缪秀梅作出了回应。

缪秀梅称封控区物资供应主要集中在“1+15”封控小区生活物资保障上,“1”指的是禄口街道全境,“15”指的是除禄口街道以外的15个封控小区,总共涉及61510户,近16万人。对封控区人员基本保供,以每户为标准,其中米油两周配送一次,鸡蛋、蔬菜、水果每周配送两到三次。保供方式由区指挥部根据需求,发送至各封控小区,再由社区志愿者配送到户。

隔离点的物资保供则主要立足于三个层面:第一个是基本生活物资保障,针对区内的6家非宾馆类隔离点,配备空调扇、烧水壶等基本生活物资;第二个是隔离人员餐饮供应,组织金元宝、小厨娘等第三方餐饮企业,每天为隔离人员统一配送餐食,针对隔离点儿童老人的用餐需求,及时优化调整;第三个是针对特殊群体需求保障,比如个别患者用药、学生书籍文具、儿童玩具等提供特殊服务,在严格遵守疫情防控要求的前提下,采取内外部人员接力、非接触交接的方式,全力帮助解决一些特殊群体的实际困难。

来源: 荔枝***

  南方都市报
  
  摘要:2009年6月的一个下午,香港人陈德森只身来到南京,冒雨拜谒中山陵。没有打伞的他和其他游客有些不同,一到景区就直奔中山陵,鞠了三个躬,闭着眼睛念念有词了三分钟,之后又深深鞠了三个躬,磕过头,匆忙离开。几个月后,陈德森筹备十年之久的电影作品———《十月围城》,终于顺利完成。
  2009年6月的一个下午,香港人陈德森只身来到南京,冒雨拜谒中山陵。没有打伞的他和其他游客有些不同,一到景区就直奔中山陵,鞠了三个躬,闭着眼睛念念有词了三分钟,之后又深深鞠了三个躬,磕过头,匆忙离开。
    
  现在回想这一幕,他仍然觉得神奇:他来的时候,天下着小雨,当他离开时,天突然放晴,阳光灿烂。就在这次拜谒后,他感觉自己心头的“围城”魔咒,突然解开了。
    
  几个月后,陈德森筹备十年之久的电影作品———《十月围城》,终于顺利完成。
    
  2009年12月3日,他坐在大银幕前,看完这部命运多舛的电影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那一刻,这十年来经历过的一切,犹如电影镜头在他脑海中一幕幕回放,恍若一场大梦。
    
  [1999·缘起]
    
  在香港电影的谷底发梦
    
  1999年,香港电影圈里流传着这么一个笑话:有个疯子,拿着剧本,找到各大公司的老板,希望他们能投资6800万港币,拍一部叫《十月维城》(按:“维”指香港维多利亚港)的片子。
    
  6800万在当时是个什么概念呢?
    
  1997年最卖座的港产片是成龙的《一个好人》,票房是港币4550万;1998年是《风云雄霸天下》,票房4150万;1999年是周星驰的《喜剧之王》,票房2980万。其时,香港电影几乎跌到谷底,内地合拍片制度还没放开,1998年的港片产量下滑至85部。即使这个疯子自己也知道,“通街都是盗版,电影不景气,根本就没有人想投资电影,没有心情睇戏。”
    
  6800万,对当时的香港电影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而这个狮子大开口的人,就是陈德森。
    
  当时陈德森刚以《神偷谍影》(1997)和《紫雨风暴》(1999)在香港电影圈崭露头角,两部片子均以动作场面见长,票房和口碑都不错,颇受片商青睐。但他显然不满足于只是当个“公式化的动作片”导演。
    
  有一天,他和好友陈可辛聊天,说起想拍一部“有些意义,有点内涵”的电影。陈可辛提到他父亲陈铜民拍过一部以保护孙中山为题材的电影《赤胆好汉》(1974),11岁的陈可辛还参演过这部影片。陈可辛想过自己重拍这部电影,但因为种种原因搁置了。当陈德森聊起他的想法时,陈可辛第一时间把它推荐给了这位好朋友。
    
  “我一听,咦,保护孙中山这个题材很好。”当晚,陈德森就把这部电影看完,兴奋地开始动手改写剧本。他对剧本做了点修改:把《赤胆好汉》里的一个义士改为六个,变成群戏。
    
  “我最想写的题材就是说,成就一个革命,有些人一定是因为爱国,走在前面。还有许许多多、成千上万的人,他不知道谁是孙中山,只是想为这件事奉献自己的力量。”
    
  剧本做完后,陈德森确定了这部电影的投资额:6800万。他自己当然也知道,这是个天文数字。
    
  [2000-2001·筹备]
    
  “能不能不要搭那个城啊!”
    
  “但没有6800万,就肯定拍不出这部电影。首先这是群戏,我想找的都是香港一线演员;其次,我要搭一座城。”陈德森说的这座城,是1906年的香港中环。
    
  其实,陈德森之前在香港、广州等地取景的时候,还真看到一些符合“旧城特色”的景点。可惜镜头稍微一移动,就看到摩天大厦;再一移动,就看到地铁。
    
  “我不可能带着五六百的工作人员今天这里、明天那里到处跑,演员的档期也不支持。”所以,陈德森才决定,自己搭一座香港旧城。
    
  这座想象中的城,成了他后来筹钱路上的最大路障。
    
  “我也不记得见过多少个老板,他们看了剧本都很喜欢,都愿意出钱,但都有一个要求,就是:能不能不要搭那个城啊!”只要不搭城,这个电影的成本就可以减少一半。但陈德森很坚持,所以这些投资都没谈下来。直到第二年,才有第一个人站出来支持他,那就是陈德森在台湾的投资人、U FJ银行副总裁曾献基,他决定投资一半。
    
  另一半投资同样不好找。两年间,陈德森见了内地、港台无数投资人,还是毫无希望。在那期间,陈德森一边找钱,一边拍了电影《特务迷城》,2001年该片在香港取得3000万港币的票房。许是因此增添了信心,眼见《十月维城》这个项目一再被搁置,曾献基决定全额投资该片。
    
  第一个难关总算过去了。
    
  第二个难关就是找演员。最初,陈德森开出的演员名单是:张国荣、刘德华、周星驰、黎明、郭富城、周润发、梁朝伟、梁家辉、李嘉欣、曾志伟……几乎囊括了当时香港所有一线演员。试想想,如果当初这个电影拍成了,这将是个多么豪华的阵容啊!
    
  问题也恰恰在此。这么多的大牌,档期要“夹”在一起,要愿意剃头,要给他们分配角色,还要控制片酬成本……谈何容易。
    
  一年后,陈德森终于找到了八九个主角。这份敲定的名单,虽然没有梦想中那么豪华,却也堪称“星光灿烂”:李宇春的“打女”角色本来属于李心洁,黎明那个角色是周星驰的;王学圻的角色原来定的是曾志伟,梁家辉本来要演现在胡军的那个角色;而李嘉欣和周韵的角色,从当年到现在都没有变过。
    
  时间的魔力,有时就在于此。
    
  [2002-2003·风云]
    
  非典肆虐人人自危
    
  《十月维城》后来在陈德森的好友、编剧苏照彬的建议下,改成了《十月围城》。但无论片名怎么改,那座“城”仍然在。
    
  当陈德森解决了资金和演员的问题后,就开始全心全意为这座城而奋斗了。
    
  他开始和香港特区政府协商,满腔热情地向旅游局长描述了这样一幅蓝图:这座城会有浓重的香港本土味道,它会让大家看到100年前的香港是什么样子;这座城建成后楼上可以变成酒店,楼下就卖海味和香港特产;这座城建完不但能拍这部电影,以后还能供本地的其他影视工作者继续使用……三四个月后,局长批了两块地给他选,一块在元朗,一块在西九龙。西九龙那块地的租金,优惠到连陈德森都不敢相信——— 港币9000块一个月。
    
  拿到地之后,陈德森准备开工,却发现这个计划完全不可行——— 如果他真要搭一座那样的城,各类基建工程需要经过19个部门的审批;等这19个部门审批完,需要两年。
    
  “到底我(是)要建一个旧香港还是要拍一部戏,我都搞不清楚了。”于是他放弃了,开始在上海、北京、南京等地选址建城。
    
  最终,他决定把这座城建在佛山的南海影视基地。2002年底,建城工程破土动工。这项浩大的工程,从码头到店铺、街道,甚至内海,一应俱全。
    
  天有不测风云。这座城搭到一半时,突然有一天,所有员工和演员的家里人都打电话来,让他们不要拍了,赶紧回家。原来,距离搭景地只有20分钟车程的禅城,正是内地首例非典病例的发生地。
    
  相信很多人还记得,非典肆虐时期人人自危的恐怖气氛。当时在剧组的,不只是搭景人员和工作人员,梁家辉、李心洁等演员也已进组训练。大家每天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向香港的家人报平安。可是,随着疫情越发凶猛,剧组撑不下去了,不得不宣布停工,全部撤回香港。
    
  “当时我就疯啦。找演员的时候就开始疯了,现在是疯上加疯。”这一耽搁,又是半年。
    
  [2004·剧变]
    
  老板自杀家祸连连
    
  半年后,陈德森带着剧组再次回到南海。2004年年初,木制的香港中环已初见雏形。有一天,陈德森站在南海影视城内,看着落日下的“维多利亚港”,用力掐了掐自己:再过一个月,电影就要开拍了?
    
  很快他就会知道,自己确实是在做梦。
    
  2004年2月8日,曾献基在自己的私家游艇上自杀身亡。陈德森得到的消息是,老板因为在股票经营上被人骗了钱,想不开。
    
  “真是一个晴天霹雳!”
    
  曾献基出事后,陈德森也被牵连进去。银行的人告他动用了曾献基的资金,替曾洗黑钱,合伙诈骗银行。他匆忙从南海赶回香港,开始和银行打官司。
    
  偏偏在这时,他年迈的母亲在澳洲中风入院了。他一听,又赶到澳洲照顾妈妈。没过几天,内地的工作人员一个电话打过来:导演,负责搭景的150多个工人闹起来了,因为我们发不出工资……工人们把广州的剧组人员围了起来,不给钱就不放人。
    
  “哗,当时我就感到很混乱!”陈德森必须立刻回香港处理这件事。焦头烂额的他,打电话请同在澳洲的姐姐照顾妈妈,结果获知:姐姐刚检查身体发现得了癌症,要开刀。
    
  “屋漏偏逢连夜雨”,已经不足以形容陈德森此时的遭遇。坏事接踵而至:他回香港没多久,出了场车祸;年底,他母亲辞世。“最后我说,来吧!来吧!想把我怎样就怎样吧!”绝望的陈德森躲在家里,关了电视、手机,拔了电话线,什么人也不见,蒙头大睡。于是,香港娱乐圈的人都知道:陈德森疯了。
    
  《十月围城》不得不宣布停拍。宣布那天,从剧本阶段就开始跟进的美术指导麦国强,站在自己耗费五年心血的“中环城”前,放声痛哭。
    
  [2005-2007·搁浅]
    
  能不能不要搭那座城?
    
  陈德森人间蒸发般地消失了几个月。
    
  圈内人只知道他得了抑郁症,却不知道他躲到了哪。原来陈德森有个以前当制片的朋友出了家,他给陈德森推荐了一组“心与灵”的课程,劝他离开香港——— 与其卡在那里,倒不如去加拿大休息一下。
    
  陈德森听从了朋友的劝导,去加拿大边休息边听了几个月的课。通过这个课程,他感受到自己和佛教的缘分,这也帮助他重新面对一切。“回来后还看一些佛书,知道凡事不能太执著,要学会放下。”
    
  自闭了几个月的陈德森,重新开始和外面的世界连结。他打开电话本,发现自己其实有很多做法官、律师和医生的朋友。他立刻给他们打电话,寻求帮助。结果,他的律师朋友告诉他,在打官司这件事上:首先,老板投的是他自己的钱,而不是从银行贷款的钱;其次,陈德森并没有私下动用过老板的钱,花掉的钱都是有单据的;最重要的是,老板出事剧组停工后,剩下的公款他一分都没有动用过。官司的胜算很大。
    
  法官朋友让他约银行的人出来,踏踏实实地面谈。于是,陈德森停下手头的一切工作,专心和银行的人谈判。谈着谈着,银行来谈判的人居然动了心,想投资拍他的电影。“哈哈,他们觉得我很公正。因为很多人在老板出事时,可能会把剩下的钱一点点花掉,他们也无可奈何。但我没有,即使我的公司需要运作,我还欠别人薪水,我也停下来什么都没动。”
    
  一个月之后,银行撤销诉讼,但也没投他的电影,而是要他把剩下的钱还给银行。此案到此了结,但《十月围城》这个项目,就此搁浅。
    
  2005年,逐渐走出阴影的陈德森复工。到2006年,他执导了一部电影,就是刘德华主演的电影《童梦奇缘》。
    
  由于之前的停拍事件,《十月围城》在香港已经传为一则奇谈,连圈外人都知道:有个叫陈德森的导演,为了拍这部电影,疯了几次。也因为如此,在这个剧本搁置的两年里,不断有投资方主动找到陈德森,表示可以投拍这个片子。但他们提出的条件,仍然和当年一样:能不能不要搭那座城?
    
  时隔两年,当初在南海快要搭完的那座“中环城”,因为是木制结构,经过广东的几轮梅雨侵蚀,成了一座废城。陈德森对这个项目,心灰意冷。
    
  [2008·转机]
    
  “你那个戏可以开了。”
    
  就在陈德森“风雨如晦”的那几年,他的好朋友陈可辛在事业上却如有神助:2005年,他执导的《如果·爱》在内地公映,好评如潮;2007年,汇集了李连杰、刘德华、金城武的《投名状》登陆年底的贺岁档,不仅票房破两亿,还几乎横扫港台所有电影奖项。
    
  说到这里,有一件事不得不提。2003年6月,CEPA签订,很多香港导演开始把眼光投向内地,他们带着技术、人马和希望,纷纷北上拍片。两部合拍片均取得巨大成功的陈可辛,萌发了在内地成立电影公司的想法。于是他一边筹备公司,一边寻找合适的剧本。
    
  陈可辛很快就想到了《十月围城》。“第一,《投名状》、《集结号》的票房让我们看到内地票房的可能性,两个片的票房加起来让我觉得,《十月围城》在市场上已经有足够的观众数量去支持那么大的制作费;第二,《投名状》某程度颠覆了观众的意愿,而《集结号》是个很主旋律、温暖的题材,所以《投名状》的票房输了。这个胜败说明:这还是个价值观很传统很保守的国家。我开始找,在我知道的题材里,有哪个是最不颠覆的,而且我又喜欢的。那就是《十月围城》。”
    
  陈可辛打电话给陈德森,轻描淡写地说:“你那个戏可以开了。”陈德森却没有欣喜若狂,他关心的仍然是那个老问题:“你给我建那座城吗?”当年他说要建这座城的时候,十个人里,有七个扭头就走,有两个人劝他放弃,其中一个,就是陈可辛。谁知,这一次,陈可辛只答了一个字:“好”。
    
  这次,陈德森也不用再为钱的事发愁了。陈可辛亲自担任该片的监制,已经在内地试水成功的他,很快找到了2300万美元的投资,比当年6800万港币的预算多了一倍还不止。陈德森再次找到了麦国强,找来了当年的大部分班底。2008年10月,新的“1906年的香港中环”在上海胜强影视基地开工,历时8个月竣工。原本两个足球场大的“中环城”,最终扩建到了五个足球场那么大。光是这座城,就花了3000多万元。
    
  [2008·选角]
    
  没想到还能演这个角色
    
  急急流年,滔滔逝水。九年过去了,香港娱乐圈的面貌已大为不同:张国荣香消玉殒了,周星驰大隐于市了,李嘉欣息影了……“找齐当年的演员?想都知道不可能。”陈德森说。
    
  在陈德森最初列的那个名单里,“四大天王”都位列其中。所以网上曾经风传,《十月围城》要找齐“四大天王”出演。陈可辛确实动过这个念头,但在实际操作时却发现根本不可能:刘德华一早就推了,郭富城犹豫了一段时间还是推了,张学友因为不愿离开香港拍戏,只同意客串其中一场戏。最终答应出演的只有黎明,刘郁白,这个角色原本属于周星驰。
    
  从当初那个演员名单里找回的人,除了黎明,还有梁家辉、曾志伟、李嘉欣和周韵。
    
  梁家辉原本演的是片中的大反派,也就是如今胡军扮演的清廷鹰犬。这个角色被梁家辉视为难得一遇的挑战反派的机会。但这次陈德森找回他,却希望他演那个策划行动的革命党。他一听就火大了———“他一直在等这个角色,结果我们告诉他,换成好人了,并且还要当胡军的老师,年龄老一截,能不火吗?”陈德森很内疚,只好拿出剧本来说服他,“这个角色打戏很多,我担心你的安全。你现在这个年纪,演陈少白更合适,很有城府,也很好。”最终,他们为陈少白加了戏,梁家辉看完剧本,还是来了。
    
  曾志伟就更冤了。他原本扮演片中的绝对主角——— 商人李玉堂,但这些年来,他的“奖门人”形象深入人心,再演李玉堂已经不合适。“我们怕观众一看到他、一听他说话就笑场,这么沉重的人物,笑场就惨了。”陈德森替陈可辛捏了把汗,因为他知道曾志伟和陈可辛情同父子。他们忐忑地找到曾志伟,谁知一说明情况,曾志伟不仅表示理解,还同意出演片中的警察司长一角。
    
  李嘉欣和周韵两人最神奇。九年过去,李嘉欣嫁入豪门,周韵从当年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变成两个孩子的妈。但美人依旧,陈德森很惊异:为什么时间的痕迹,好像没在这两个美女身上留下什么痕迹?陈德森再次找到李嘉欣时,息影多年的她沉默许久,只说了一句话:没想到还能演这个角色。她甚至不介意,自己的戏份,已经从当年的一周变成了现在的一天。
    
  [2009.5·困局]
    
  陈德森顶不住了
    
  2009年2月,陈可辛与黄建新合作的电影公司“人人电影”成立,正式宣布开拍第一部作品《十月围城》。陈可辛监制,陈德森导演,演员阵容除了前述的几位演员,还包括甄子丹、谢霆锋、王学圻、胡军、任达华、范冰冰、李宇春、巴特尔等人。同时宣布的还有电影的上映时间,2009年12月18日。
    
  轰轰烈烈的开机发布会后,《十月围城》却无法按时开机。去年10月开工的上海“中环城”,因为遇到上海梅雨季节提前,没能及时完工,迟了一个月。可演员的合约已经生效,开始在算时间。甄子丹、李宇春后面的档期早已排定,根本耽误不得。
    
  到了3月,剧组才正式开机。开机三天后,陈德森焦虑地给陈可辛打电话:“按照目前的时间,肯定六月中拍不完。演员档期就已经少了一个月,这怎么拍得完呢?除非多一些人来帮忙拍。”陈德森的言外之意是,不如你也下来一起拍吧。但陈可辛只是说:“你就好好享受做大片的导演吧!”
    
  开拍的第一个月,淡定的陈可辛只来剧组探了两三次班,每次只待两三天。而“不淡定”的陈德森,压力大到要靠吃安眠药才能睡得着,天天睡觉都做梦,做梦都在拍戏,经常半夜大喊一声“Cut”之后醒来。每天早晨,他一拉开窗帘,就看到自己的“梦想之城”近在眼前,可此时,它却“简直变成一座恐怖之城”。
    
  两个半月后,陈德森顶不住了。他对陈可辛说:“我不行了,在这里我会发疯,我要回去看医生。”说完,他就回了香港。
    
  回到香港的家中,陈德森报复性地关机,连睡了四天。足不出户,澡也不洗,每天睡足20多个小时,饿的时候胡乱吃点东西。于是香港圈内又传开了:陈德森又疯了。这次是被陈可辛逼疯的。
    
  其实,陈德森的这次出走,快把陈可辛逼疯了:“公司第一部戏,拍一半停下来,结果变成电影圈的一个大灾难,传为‘佳话’。”陈可辛开始给陈德森打“追命连环Call”,但每次打,都是关机。事后陈德森说得很坦荡:“那和陈可辛没关系,跟谁都没关系,是我自己的心魔。就是压力大到顶点,要崩溃了。”
    
  一个星期后,陈德森打开手机,李宇春、梁家辉等人的短信早就把信箱挤爆,剧组的工作人员也从上海给他打电话:“导演,这样不行啊,你再不回来精神有点散了。大家都有点纳闷,你还回不回来?”这些工作人员,是跟了他十年的班底。陈德森咬咬牙,又从香港回到了剧组。
    
  [2009.7·突围]
    
  “找人帮忙吧!”
    
  陈德森赶回剧组的途中,遇到了一个印度人,聊起这十年来因为《十月围城》遭遇的波折。印度人听完,问他:“中国历史上是不是真的有孙中山这个人?这个革命是不是死了很多人?”陈德森说是,印度人劝他:不如去这个人的陵墓拜拜吧,起码让人家知道你在拍什么。
    
  本文开头的那一幕,就发生在他回剧组的那一天。印度人的话深得陈德森的心,他临时改道,从香港直接到了南京。拜完中山陵后,陈德森匆忙赶回片场,他对陈可辛说的第一句话是:“真的拍不完,赶紧找人帮忙吧!”
    
  陈可辛这时也意识到,如果按照目前的进度,铁定赶不及12月18日的档期。可是:“就算我一起来拍,也只能帮你拍文戏,动作我没兴趣啊。”
    
  他们决定找刘伟强。
    
  接到陈可辛的电话后,刘伟强二话不说,第二天就带着行李来到上海。一到,就对陈德森说:“看景去!”陈德森让他先回酒店放下行李,他不肯:“放什么行李啊,时间都来不及了,赶紧拍!”
    
  刘伟强和陈德森、陈可辛分为三个组,同时开工赶拍。被陈德森称为“职业救火员”的刘伟强,为剧组带来了速度,“他一来就进入状态,而且拍得比我们还快……不止帮我拍,还帮我把超支的追回来”。他还每天在片场放音乐,让大家放松精神,结果这些音乐,成了《十月围城》配乐的灵感。
    
  监制陈可辛在开拍第二个月来到剧组后,就再也没离开过。“简直跟我自己拍差不多了,我也没想过要离家三个月,连家人、女儿都没准备我突然间要走。”
    
  根据片方提供的数据:剧组400人,单日拍摄最多派发盒饭1000盒,服装、化妆、道具每天开工时间是凌晨四点半,单场拍摄最多时有五台摄影机同时拍摄,群众演员最多一场为1000人,单日平均工作时间达12个小时。可见该片工作量之大。
    
  就在同一个月,剧组遭遇了另一次不测风云。
    
  他们跟景地发生了点矛盾,台湾老板派工作人员把剧组围起来,围了足足十天,“敲了一笔钱”。“很多人都在说,这个戏本来就是有魔咒的。”这句话,陈可辛快开始相信了。那几天,他发现自己出来了很多老年病的症状。陈德森也彻底抓狂,他想飞到台湾,和那位老板的家人谈判:“今天我拍不成《十月围城》,你们也不要回去了,大家拼到底!”
    
  但陈可辛还是冷静的。作为监制,他明白:剧组一天要发五六十万的工资,十天拍不了就是五六百万。不能再耗下去了,他决定交“买路钱”,继续赶工。当时还在忙《建国大业》的另一位公司老板黄建新,也为此事赶到上海,进行协调,终于渡过难关。
    
  但《十月围城》最后还是超期了,但总算能按时上画。令陈可辛感慨的是,一贯看中档期的甄子丹,不仅没有收超期拍摄的钱,还亲自导演了一场打戏。
    
  [2009.12.17·梦圆]
    
  现在距离《十月围城》上映,只剩两天。
    
  面对贺岁档激烈的厮杀,陈德森表现得很轻松。“对于我来说,能够把这个片子拍完,这件事终于做成了,才是最重要的。”
    
  在做后期时,陈德森屡次边看边哭,不仅为片中的人物感动,更为站在他身边支持他的工作人员。“我不敢和孙中山比,但这个电影就像革命一样,光靠一个人是完成不了的,需要有很多人的支持,才能成功。”在这次拍摄中,他想中途放弃,其实不止一次;都是跟随了十年的工作人员劝他:导演,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再坚持一下吧!
    
  陈德森说,从2005年这电影搁浅后,他一直有这样的念头:可
阅读全文
id_1广告位-300*300
相关推荐

戴铜手镯黄铜好还是紫铜好?经常戴红铜手镯有什么好处?

戴铜手镯黄铜好还是紫铜好?经常戴红铜手镯有什么好处?
紫铜又叫红铜,即纯铜,由于表面氧化,有一层红色的氧化亚铜,看上去颜色偏紫红。质量...

哈尔滨市新增3处中风险地区!大庆市疾控中心发布提示哈尔滨去省内外市县什么时候才能不隔离啊?

哈尔滨市新增3处中风险地区!大庆市疾控中心发布提示哈尔滨去省内外市县什么时候才能不隔离啊?
自2021年9月30日24时起,哈尔滨市将香坊区文政街道和兴路65号院,阿城区金...

全球疫情动态「9月29日」:哈尔滨市部分地区调整为中风险地区 马来西亚多地将进一步放宽防疫限制哈尔滨疫情不过去外地打工去不了,本地找不到活,该何去何从?

全球疫情动态「9月29日」:哈尔滨市部分地区调整为中风险地区 马来西亚多地将进一步放宽防疫限制哈尔滨疫情不过去外地打工去不了,本地找不到活,该何去何从?
说到这个问题确实让大多数失业的人着急上火。哈尔滨本地的人出不去,在本地找工作又很...

今天黑龙江哈尔滨疫情最新情况通报:昨日新增10例本土确诊 巴彦县新增一个高风险地区黑龙江省的疫情什么时候会彻底结束?

今天黑龙江哈尔滨疫情最新情况通报:昨日新增10例本土确诊 巴彦县新增一个高风险地区黑龙江省的疫情什么时候会彻底结束?
 黑龙江昨日新增新冠肺炎本土确诊病例8例黑龙江疫情何时结束成为当前黑龙江人最关注...

[世界杯]歌吟天下:南非世界杯32强前两轮表现一句话独家星级点评5月27日,周末,茶馆之身法,意识,大局观

[世界杯]歌吟天下:南非世界杯32强前两轮表现一句话独家星级点评5月27日,周末,茶馆之身法,意识,大局观
【歌吟天下】南非世界杯32强一句话独家星级点评5月27日,周末,茶馆之身法,意识...

陈杰:赤峰市工商局思路清晰,大局意识强,很多工作走在了自治区前列(转载)刘亦菲一人独撑非选秀势力大局,音乐风云榜八强歌手出炉!(转载)

陈杰:赤峰市工商局思路清晰,大局意识强,很多工作走在了自治区前列(转载)刘亦菲一人独撑非选秀势力大局,音乐风云榜八强歌手出炉!(转载)
自治区工商局局长陈杰到我市工商系统调研  3月18日零点,第7届蒙牛酸酸乳音乐风...

上海属于疫情什么风险地区?什么是安全风险分级管控

上海属于疫情什么风险地区?什么是安全风险分级管控
上海属于疫情中风险地区。一、什么是风险?截至2021年2月10日9时中风险地区(...

全国还有哪些地区是中风险地区?河北邯郸是什么风险区?

全国还有哪些地区是中风险地区?河北邯郸是什么风险区?
国内已无高风险地区,尚有一些中风险地区,集中在黑龙江省和辽宁省在成为全国唯一的疫...

疫情风险几级?去无疫情外省旅游回来需要隔离吗?

疫情风险几级?去无疫情外省旅游回来需要隔离吗?
截止于2020年9月5日,去无疫情外省旅游回来是不需要隔离的。“来自全国中风险地...

能不能培养大局意识?美国人大局意识还是很强的,都这么惨了也没人写个美国日记啥的

能不能培养大局意识?美国人大局意识还是很强的,都这么惨了也没人写个美国日记啥的
了解中心工作。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网站最新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5月1日上午6...